第1204章 留一手

作品:《大靠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第1204章留一手

    回到宇江后,万浩鹏第一时间给萧红亚打电话,电话一通,他就说:“红亚,我回来了。”

    “我知道,可我走不开,刘姐是个人物,把月牙湖大酒店策划好高大上,正在搞开工仪式,我爸都夸她,所以由着她说怎么做,我爸就怎么投资,我现在走不开,晚上争取回来吃饭。”萧红亚的声音很小,显然在仪式现场。

    “红亚,辛苦你了,都是我给你找的罪受。”万浩鹏难为情地说着,他知道萧红亚根本不喜欢抛头露面,这样的场合,如果不是刘佳丽拖着她,她肯定不会参加的。

    “快别这么说,你回来就好,晚上再聊,我挂了啊,怕刘姐找我。”萧红亚说着,就急急地挂掉了电话。

    万浩鹏很有些内疚,两个小时前他还在想安妮洁,一踏宇江的地土,萧红亚的声音响起来时,他才觉得萧红亚为他付出了多少。

    吕汉昌这个时候就说:“红亚这一段好忙,基本上是刘总的专职司机和保姆,北京来的人不好伺候,蓝馨都替红亚捏把汗呢,你回来就好了,她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

    吕汉昌越这么说,万浩鹏越是难受,但是他不能说刘佳丽一个不字,而是看着吕汉昌问:“你舅弟他们维权怎么样了?”

    吕汉昌见万浩鹏转移了话题,知趣地回应万浩鹏说:“请了律师,南江最近维权事件多,政府这头还在踢皮球,所以有些难度。维吧,毫无进展,不维权吧,几百万的房子,痛心啊,等你稳定后,再帮我们出出主意啊。”

    “好的,今天辛苦你了,你先回去,如果红亚晚上能赶回来,晚上就在我家吃饭,把蓝馨一起带来,五点前通知你。现在我得去市政府大楼一趟,回来第一时间要去领导哪里报个道。”万浩鹏看着吕汉昌说着,显然是赶吕汉昌走。

    “我送你去吧。”吕汉昌理解,一点也不客气地说着。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过去,如果让有心人看到你没上班去接我,又有把柄说,刚回来,低调点好。”万浩鹏想的还是周到些,吕汉昌觉得他年龄就算比万浩鹏长近十岁,硬是没万浩鹏想得远。

    “你考虑得对,虽然我是上夜班,但是政府好多人也脸熟,总不能逢人就去解释,而且你一回来,怕又是会激起很多人的议论,低调好。对了,我没对清城说你回来的事情,你觉得该说就说,不该也不说吧。”吕汉昌说完,轻轻地笑了一下。

    “我知道了。走了,你也回去好好休息,辛苦了。”万浩鹏说着,挥手同吕汉昌告别了一下,转身朝路边走去。

    吕汉昌便知道万浩鹏不会通知孙清城了,看来他们之间的友谊真的再也回不去了,而且钱青秀在省城也没什么消息,吕汉昌问过,孙清城支支吾吾的,也没说个明白,后来,吕汉昌就再也没问过,只要她不在宇江跟踪吴玉就行。

    等万浩鹏去了市政府大楼,第一站就去找莫向南,在过道里,万浩鹏遇到了许光辉,他一见万浩鹏,就激动地握住万浩鹏的手说:“你怎么回来了?休假?”

    “不是的,正式回来了。”万浩鹏看着许光辉说着。

    “啊?这么快?不是一年吗?”许光辉惊得嘴巴张老大,看来吕汉昌说得对,他一回来,这宇江怕又是要议论纷纷了。

    “对了,晚上有时间就去我家坐坐,书记在里面吗?”万浩鹏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就转了话题。

    “书记在里面,他推了好处的会议,八成是等你吧?”许光辉顿时明白了,莫向南为什么一直在办公室看文件,好几个单位提前安排的考察,他让许光辉取消了。

    “书记在等我?”万浩鹏一惊,看来莫向南有好多话要问他了。

    “应该是。”许光辉也奇怪,还是如此回应着万浩鹏。

    “那我进去了,晚上见。”万浩鹏说完,转身去敲莫向南办公室的门。

    “请进。”莫向南的声音响了起来。

    万浩鹏推门而入。

    “坐吧。”莫向南头也没抬地说着,他果然在等万浩鹏。

    万浩鹏没去沙发上坐,而是径直坐在了莫向南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莫向南问。

    万浩鹏一惊,老爷子还没对宇江通气?这算怎么回事呢?他人到了宇江,上面却没发话,让他来解释,他说得清楚吗?

    “书记,你没提到上面的电话吗?”万浩鹏试探地问着。

    “上面?哪上面?”莫向南的头还是没抬。

    万浩鹏就有些紧张了,因为他也不知道从哪里讲为好,而且车天运现在是他的三爷,这件事该不该告诉莫向南,万浩鹏也没底。

    “毛领导让我回来的,说会有人安排我回来后的事情。我,我以为他们给市里打了电话。”万浩鹏在大脑里转了两个圈后,还是选择性地说着。

    “毛世新秘书长?”莫向南一惊,抬起头瞪住了万浩鹏。

    “是的,是他。”万浩鹏点了点头,只能一问一答,走一步看一步了,万浩鹏觉得不能全部告诉莫向南,至于为什么,他说不好。

    “你才半年就回来了,无论我把你安排到哪里去,都不合适,而且你无缘无故地回来了,总得有个说辞吧?”莫向南也不知道毛世新这是葫芦里埋的是什么药,人说送回来就送回来,招呼也不打一个,当然了,人家是大机关的领导,自有他的想法吧。

    “我组里有一名是车部长的孙子,我对佳丽姐提过这件事,她当时让我和小车搞好关系,所以我很认真带着他在做这次的几个大项目,项目刚刚交上去,听说效果不错,但是为什么让我回来,回来后去哪里,毛领导没有说。我想,他应该很快会给您来电话的吧。”万浩鹏挤牙膏式地说着,而且一直留意着莫向南脸上的变化,既然毛领导没有给莫向南打电话,他就觉得有些事真不能说。

    伴君如伴虎,万浩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他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