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自杀

作品:《奋斗198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奋远商场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忙碌,店员们却发现店长还没有到。

    这可稀奇了。

    随着更多的家电产品、电子产品甚至包括一些紧缺的家居用品的加入,奋远商场有朝百货商场发展的趋势。每天营业时间顾客络绎不绝,周边县城乡镇的人们都不辞辛苦赶过来这边购买,甚至两百多公里外的人们都不惜坐四五个小时的班车过来。

    购买家电的还是占大多数,随即是自行车、缝纫机这些大件物品。越来越多的成双成对的年轻人把奋远商场作为结婚必来的地方,选购结婚四大件。

    于晓曼这一批当时偷偷以兼职的方式过来帮忙的售货员们,彻底地被奋远公司的高待遇给说服了,果断的离开了半死不活的纺织厂,成为了奋远商场第一批销售。

    人长得漂亮,沟通能力强,让于晓曼这位纺织厂的厂花成为了奋远商场本部店的第一任门店店长。接手商场业务管理的李家华,前面两个月就开始和于晓曼有了更深的交流。

    工人家庭出身的于晓曼的眼光是很高的,追求者不计其数,她是一个都看不上眼。若是以前的李家华,也端是入不了她的法眼。只不过情况大为不同,奋远公司副总,二把手,年轻有为,除了出身农村,其他的方面都优秀得很。

    一来二去,接触多了,两人就开始有感觉了,慢慢的谈了起来。这年头搞对象可不像三十年后,第一天见面感觉好当晚就能去酒店办手续登记入住,哪怕第二天有一方感觉不好了,散了也就散了,都并无太多感觉。

    前后谈了两个月,家长都见过了,李家华愣是连于晓曼的小嘴都没亲到,只是拉了几下小手。这就已经够开放的了。

    李国光夫妇对于晓曼是满意的,城镇户口,爹妈都是工人,上过初中,懂事大方,人长得也清楚,已经将她视为二儿媳妇。而于晓曼的父母对长得仪表堂堂的李家华也是满意的,哪怕是农村出来的,耐不住人家有钱,而且还是奋远公司的副总经理。这样的女婿上哪去找。

    现在的陆港地区,可以说没有多少人是不知道奋远公司的,不知道奋远公司的肯定知道奋远商场,那个卖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缝纫机自行车而不需要各种供给票价钱还比百货商店供销社便宜许多的地方。

    不想要了还可以七天无理由退货退款呢!

    至少,于晓曼的父母有一点是非常满意的——他们非常享受常有亲戚朋友提着礼品登门求帮忙弄台电视机洗衣机什么的物件,然后他们就可以往客厅那里好端端的一坐,男的可以端起茶杯慢慢喝茶拖着声调摆出一些困难的地方再来一个转折,以此说明帮这个忙要付出多大的努力,然后在对方连连点头感谢的情况之下,做出一副咬牙帮忙的姿态。而女的则可以拿出老账本来,历数过去三姑六婆的种种不对的行为,不该那样做而应该这样做,翻上一两个小时旧账,然后才在对方的恭维和附和之下,勉强点头答应帮忙。

    这些都是他们的女儿到了新的工作单位而带来的附带待遇,而准女婿的身份,让他们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底气会更加的十足——偌大个陆港你到处去打听打听,谁有我们家的电视机便宜!

    我们家,皆因于晓曼告诉她的父母,李家华在奋远公司里是有股份的。也许这才是压倒她父母的最关键的一个因素吧。

    于晓曼的母亲从厨房里端出最后一个小菜,冲在阳台那里坐着听收音机的于晓曼父亲说道,“你还坐着,快去把晓曼叫起来,都什么时候了,这孩子今天这是怎么了,当领导的迟到,让下面的人怎么看!”

    于晓曼的父亲就连忙的放下收音机,背着手往最里面的房间走去。当然,收音机也是准女婿孝敬的。

    他且有十来年才退休,这会儿却已经开始学着过退休生活了。小酒喝着牛肉吃着大彩电看着,这小日子要多美有多美。

    不是国营单位也不差的嘛。

    “曼啊,起来了,快起来吃早饭,上班该迟到了。”于晓曼的父亲敲着房门喊道。

    喊了半天里面没回应。

    于晓曼的母亲生气了,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一边嘴里碎碎的叨叨着,“快起来!你这孩子是越来越懒了,前面请了几天假不知道跑哪里玩去,现在又睡懒觉,你刚刚当上领导,不能让底下的人对你有看法,不能依仗着家华啊,对他影响也不好的啊……”

    她敲着房门,“快起来!”

    依然是没人回应。

    两人对视一眼,忽然的心里生起一丝不好的感觉,于晓曼的父亲连忙的要去找钥匙,于晓曼的母亲拽住他,“钥匙有什么用!直接撞开!”

    于晓曼的父亲这才醒悟,里面的是门栓。

    他后退两步,随即肩膀猛地撞过去,直接把门撞开,门栓脱落。定睛一看,于晓曼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盖着被子,脸上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在她的床头柜上,有一瓶农药,农药压着一封信……

    郑凯韵正要出门,才打开门,他的宝贝侄子郑东云就跌跌撞撞的从楼梯那里爬了上来,把他给堵在了门口那里。

    “慌慌张张的像什么!”郑凯韵气不打一处来,“大清早的冒冒失失的,你又干什么!”

    “叔,叔,救我,救我。”郑东云都要哭出来了,低声哀求道。

    郑凯韵就这么一个侄子,和兄长感情很深的他,自然的是心疼郑东云的,否则不会对他惯纵成这样。骂归骂,但一旦有事,他是几乎没有拒绝过这个宝贝侄子的。

    “进来说。”

    郑凯韵转身回到客厅,把公文包放下,往沙发那里一坐,郑东云连忙的在他斜对面坐下,紧张得嘴唇都在发抖。

    “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子,天塌下来了?”郑凯韵指着郑东云训道,“你是干部,厂部改革之后要当科长的人,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像什么!”

    郑东云此时根本对什么科长局长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了,保命要紧。只是,面对亲叔叔,他却犹豫了起来,不敢说出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

    “什么事情,一大早慌慌张张的,你看看你这个样子!”郑凯韵恨铁不成钢的指着郑东云道。

    此时,正在厨房里洗碗的婶子走出来,一边擦着手,一边说,“怎么了怎么了?老郑,一大早你就不能收收你那火气。东云啊,吃早饭没有?我给你端来。”

    “婶,我不吃了,我有事和叔说。”郑东云勉强一笑。

    郑凯韵摆手说,“去洗你的碗。”

    婶子返身回厨房继续忙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