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没有,就是觉得突然自己太自私了,”贺兰长九伸出手揉了揉穆瑶瑶的秀发,突然觉得以前自己真的有点自私,“你不是一直都不想留在这世界吗?不是一直都想回去吗?”

    贺兰长九看着穆瑶瑶道,对上贺兰长九的目光,穆瑶瑶觉得这男人该不会试探自己吧?可很快又觉得没有必要,神色悠悠的看了看贺兰长九。

    “对,我一直都很想回去,一直都如此,”穆瑶瑶没有打算隐瞒,“在那世界里头,有着我的家人,我的爱人,跟爱着我的人,我想回去,而不是在这时空,”

    说来人就是奇怪,明明无论是哪一个时空,都不是自己本来的世界,可眼下眼前这世界,却不会是自己选着要留下的,世界不是家,人才是家。

    因为这里没有自己的家人,没有家人的地方,算不上世界,穆瑶瑶的话让贺兰长九微微一愣,贺兰长九没有多言,而是笑了笑,“我会送你回去的,”

    穆瑶瑶看着贺兰长九的时候沉默了一下,叹了一口气,“其实……我没有跟你说,我是从一千年后来的,”穆瑶瑶看着贺兰长九道。

    眼前这人是自己的朋友,她真的不希望对方有着什么意外,“在那世界里头,改朝换代了,大周成了大齐,而在那世界,你们都是一个历史上的人物,长九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吗?”

    穆瑶瑶看着贺兰长九道,看着贺兰长九的目光,有着那沉默与复杂,贺兰长九见穆瑶瑶的神色后,就知道自己一定不会是好下场,“我是怎么死的?”

    “你是被人活活的烧死的,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因为历史上写的跟我看到的是不愿意,我看到你被烧死了,而历史上,你却不是被烧死的,是意外死亡,而大齐的子民,会在每一年都在同一天,在那门外挂着红色的丝带,哪一天就是你死的时候,那日叫鬼女节,”

    穆瑶瑶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眼前的人,听到这话后贺兰长九微微一愣,“你是说你不是从我那时空来的?可如果这样,你为什么会对我那时空的事情如此了解?”

    贺兰长九看着穆瑶瑶道,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会对自己的时空如此的了解?穆瑶瑶听到这话后,“这不是重点,你到底有没有将重点放好?”

    “啊啊……疼疼……疼……”在穆瑶瑶动手的时候,贺兰长九立刻叫疼了起来,穆瑶瑶狠狠的等着贺兰长九,贺兰长九笑了笑,看着穆瑶瑶伸出手摸了摸穆瑶瑶的秀发。

    “我自然听到重点了,可我不会的,那应该是假的,既然历史上都人都说了,我是意外,指不定事情有着很多种,我一个人隐居,”

    贺兰长九对于这事情完完全全不在意,“更何况我知道,闻人招不会这般绝的,你要知道,听到的不是历史,更何况……你也不可能真的亲眼目睹那历史,别想太多了,”

    穆瑶瑶听到这话的时候看了看贺兰长九,想告诉她,自己看到的是真的,可眼前这贺兰长九却漫不经心的不在意,顿时忍不住有些生气,“疼疼……轻点……你这报复的太厉害了,”

    穆瑶瑶恨不得在给对方一下,贺兰长九笑了笑,神色轻轻,穆瑶瑶看到这笑容的时候,忍不住撇了撇嘴,觉得眼前这男人,做男人的时候,风度翩翩,女人的时候风情万种,尤物说的大概也就眼前这女人了。

    穆瑶瑶给人包扎好后,就开始去给别的人上药,贺兰长九看到这穆瑶瑶的时候,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伤口,“傻丫头想那般多干什么,”

    虽然不知道穆瑶瑶为何会去了千年后的世界,可贺兰长九也没有去追问了,至于穆瑶瑶说的话,贺兰长九可是半点都没有在意。

    因为刺杀让队伍损伤了不少,接下来的路还遇到了刺客,在这此刻接踵而来的时候,贺兰长九皱了皱眉头,“我瞧这是不让我进京,不用猜测了,我知道是何人了,”

    贺兰长九笑了笑道,听到这话穆瑶瑶看了看贺兰长九,贺兰长九神色淡淡,然后在穆瑶瑶耳边说了几句,穆瑶瑶睁大眼睛。

    “如果是贵妃娘娘的话,那眼下这些刺客,就是不让你进京了,不过这样一来,就更加可以确定,贵妃娘娘的病是假的了,”

    “真的也好,假的也罢,眼下我去京城,可不是为了那女人的病去的,”自己去京城早已经有了自己的算计,只要自己拿到了那东西后,一切都好说了。

    穆瑶瑶看了看贺兰长九,知道贺兰长九是有着自己的计划,越靠近京城的时候,刺客就越多,不过后来穆瑶瑶用毒了,靠近的刺客,压根就没办法近身就被咬死了。

    “听这声音……你前些日子给我们吃的都是什么?”这些日子,穆瑶瑶亲自下厨,在这次的里头放了不少东西,别人没有看到,贺兰长九可看到了。

    “是一种可以让蛇厌恶的,”而此刻那些士兵也看到不少黑衣人,被蛇缠绕着,蛇……到处都是蛇,可让人意外的却是,没有设敢靠近他们,顿时就觉得奇怪了起来。

    “香炉里头我点了蛇最喜欢的东西,而士兵身上有着蛇厌恶,蛇在闻到想吃的,可又害怕着士兵身上的东西,自然会不甘心在徘徊,”

    听到这话的时候,贺兰长九笑了笑,“你这手段到了得,有时候我也想学,”这手段日后可留着备用。

    “这手段,可不是谁都可以,引蛇粉用的太多,会出乱子,而是士兵身上的药,下错了或者多了,很容易造成一种毒药,如果你学我教你,”

    穆瑶瑶看着贺兰长九道,眼下如果教了这贺兰长九,也是一个很好的防身之法了,听到这话的时候贺兰长九看了看穆瑶瑶,看到这穆瑶瑶的时候笑了笑,“你多谢了,”

    穆瑶瑶话让贺兰长九很高兴,最少她愿意教,就是代表对自己的信任跟关心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