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套话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我需要留下来,调查一下这芙沫儿的底细,小瑶你跟着他们离开,”眼下他咽不下这一口气,虽然闻人招有自作自受的趋势,可对于贺兰长九而言,自己的男人要收拾扒皮那也需要自己来动手,什么时候轮到别人在那指手画脚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微微一愣的看了看这贺兰长九,“我知道,我会替你打掩护,”如果这贺兰长九不离开,去调查一些事情,自己也不好拦着,闻人招跟闻人虹都被抓了,需要有人跟着。

    穆瑶瑶很清楚的知道,这一次那些人的行动,可不仅仅是要坑这闻人虹跟闻人招而已,总是感觉还有着更加大的阴谋在等着。

    穆瑶瑶突然觉得自己太爱阴谋论了,穆瑶瑶去看了这芙沫儿,对于芙沫儿眼下的近况,无论在惨烈穆瑶瑶也仅仅是心里头冷笑了起来。

    有着一句话知人知面不知心,眼前这女孩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了,穆瑶瑶去看着芙沫儿,芙沫儿还在棺木面前哭,这伊人憔悴的让人心疼了起来。

    如果不是自己亲眼目睹了,是这女人将那匕首刺入恒城主的腹部,此时此刻的穆瑶瑶几乎就会当那闻人招真是彻头彻尾的恶人了,好吧,虽然对方也算不上多好。

    穆瑶瑶走进去的时候,芙沫儿就在那哭着,“师傅……我父亲死了,呜呜……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一开始我自己任性,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我没想到……没想到那……闻人招居然是这等的恶人,是我引狼入室,都是我的错,”

    穆瑶瑶任由对方抱着,将心中的情绪收敛,“你别哭了,这事情你也不知道,更何况……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人心隔肚皮,就算表面看的再好,谁都不知道这骨子里头的到底是什么?”

    穆瑶瑶这话就是变相的在讥讽眼前这芙沫儿,不过芙沫儿显然是没有听出来,还是在那哭的梨花带雨,一旁的华月也蹲下身子,“沫儿你别哭了,你不是还有着我,沫儿我以后会照顾你的,”

    “呜呜……阿月……”穆瑶瑶说真的,差一点就被恶心死了,眼下如果不是不知道动静跟背后的阴谋,真恨不得立刻麻溜的滚蛋了。

    这二人一个谋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一个帮忙掩饰,二人都不是好人,穆瑶瑶看了看这华月,突然觉得这张脸是这般的面目可憎,她……忍不住想到张翔州,那男人……想到张翔州的时候,神色就复杂了起来。

    华月不知道穆瑶瑶想到了什么,可看到这穆瑶瑶的神色,就知道穆瑶瑶想到了哪一个男人,低着头没有说话,芙沫儿哭晕了过去,这早已经是好几次了。

    恒城的百姓对于这大孝女,眼下是一个个都称赞了起来,什么这芙沫儿真是一个好女儿,各种各样的话都说了出来。

    因为这恒城主死了,穆瑶瑶几个人却也没有留下的理由,在隔日就被带走了,而那恒城的事情,眼下也就只能够让这贺兰长九去处理。

    贺兰长九上了马车后,就说要独自一个人待三天,在这三天里头仅仅是让穆瑶瑶照顾,而子啊进去后,贺兰长九立刻就改头换面的离开。

    而此刻在这恒城里头,芙沫儿靠在这贵妃椅上,不是要哭晕过而,而是这活太累了,她哭晕了后,就可以回来休息,看着那华月的时候,伸出手勾了勾手指头,很快就让这华月过去。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恒城主死了,眼下这恒城也就是这芙沫儿的了,可芙沫儿是一个女人,压根就没办法管理掌权。

    “我会跟宗亲说,让你做我的夫婿,眼下你的身份是华阳,长公主的女儿,陛下的外甥,那些老头不敢闹,”华月的身份虽然低了些,可眼下他是用华阳的身份。

    只要自己跟华月成亲了,眼下恒城就是自己的天下,到时候主子来攻城,自己可以直接将城门打开,半点都不会有着阻碍的。

    听到这话的时候,华月自然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人想做什么?抿了抿嘴没有多言,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自己真要做出这种事情吗?

    华月很迷茫,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这样做?突然房间一冷,一把刀就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回过头就看到这玖儿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你跟芙沫儿二人联手杀了恒城主,让我来猜猜,你们想干什么?”贺兰长九眼下用的是玖儿的身份,听到这话的时候,华月微微一愣,意外的看着玖儿。

    这女人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为了这闻人招的事情?贺兰长九女子的身份,谁都知道是那闻人招的情人,眼下这女子杀来找自己,大概也就是为了闻人招了。

    “你胡说八道。”自己跟芙沫儿联手杀人的事情,绝对不可以被任何人知道,听到这话的时候贺兰长九笑了笑,看了看这华月。

    “你当我是傻子吗?当日芙沫儿对闻人招下毒,在用匕首杀了自己的父亲,待恒城主死掉后,你们二人就联合演了一场,贼喊抓贼的戏码,说……你们是谁?”

    贺兰长九冷冷的道,自己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情,听到这话华月没有说话,而此刻贺兰长九也笑了笑,看着眼前的华月。

    “你这是要让我出手,才会乖乖的说吗?”贺兰长九一只脚踩在那凳子上,用道架在对方的颈部,神色悠悠的发冷了起来。

    华月眼下没有说话,完完全全是因为很吃惊,这女人说的话,仿佛当日她就在哪里,亲眼目睹了这件事情的经过,不然眼下怎么会如此清楚那来龙去脉。

    “你不说也可以,那我可将这事情告诉陛下,你来这应该仅仅是为闻人招等人的事情,至于恒城主……可没有叫你杀,”贺兰长九看着华月道。

    华月听到这话也笑了笑,“可你没有证据,空口无凭,陛下不会相信的,”

    “哦,原来真不是陛下让你杀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