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闻人招中招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父亲……呜呜……救命啊,父亲……”芙沫儿拼命的哭着,那闻人招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看着那华月跟芙沫儿,他摇了摇头。

    “不是我,”不可能是自己,可不是自己是谁?华月吗?可如果是华月杀那芙沫儿的父亲,那芙沫儿眼下不可能帮着凶手来指征自己的。

    可眼下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很快不少人都进来了,在看到你一切后,就立刻将闻人招抓住,穆瑶瑶跟这贺兰长九赶到的时候,早已经是看到了定局。

    穆瑶瑶站在门外,看着被抓住的闻人招,在看到那哭的撕心裂肺的芙沫儿,那手心紧紧的握着,她是看到全部的人,亲眼目睹了那一切。

    不需要言语,却也很清楚的看到了,那一刀是这芙沫儿捅的,而且最后她却在那自导自演了起来,很快芙沫儿就看到穆瑶瑶,直接扑了过去。

    “师傅……我……我父亲死了,师傅……”这般的伤心,如果不是穆瑶瑶看到了,眼下真会被这女人给彻彻底底欺骗了,这女人可真是够心狠手辣的。

    “乖没事情的,师傅在……”穆瑶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那自己也当做是不知道,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在说。

    穆瑶瑶在看到这华月的时候,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二人到底有着什么打算?为什么要杀恒城主?恒城主是被这芙沫儿杀的。

    要知道那可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亲生女儿到的酒,压根就不会防备,而且那刀也是一样,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抵抗,就被对方一剑伤了要害。

    穆瑶瑶真不知道,这芙沫儿到底为什么要这般做?穆瑶瑶安抚芙沫儿,就看到这闻人虹也被抓起来了,眼下这是一箭双雕吗?

    “华月你照顾一下,她哭晕过去了,”穆瑶瑶将这芙沫儿给了华月,华月点了点头的结果,穆瑶瑶知道那芙沫儿不过是假装遇到的而已,眼下既然对方要假装,自己也就顺水推舟了。

    穆瑶瑶去找这贺兰长九,贺兰长九站在那看着闻人招,“我没有杀人,虽然说芙沫儿不愿意嫁给我,让我有点错了分寸,可我不会愚蠢道杀人,是有人设计我,芙沫儿一定是被威胁的,”

    闻人招觉得芙沫儿是被威胁的,听到这话的时候贺兰长九看了看这闻人招,“我知道不是你杀的,因为杀人的是那芙沫儿,”

    一句话让这闻人招脸色大变,“这怎么可能……你是不是弄错了,那可是她的父亲……”而且她还哭的那般的伤心,听到这话的时候,贺兰长九笑了笑。

    “我亲眼目睹,你觉得有错吗?可当时人太多了,我没办法进去,你被人算计了,”贺兰长九没有将穆瑶瑶说出来,对于这闻人招跟穆瑶瑶,贺兰长九一时之间不知道谁最重要,可……他还是不愿意让穆瑶瑶受到伤害。

    听到这话的闻人招整个人都不敢相信,“如果这是真的,那她们一定有着更加大的阴谋,”闻人招觉得如果这是真的,那其中还有着更加大的阴谋,“可那是芙沫儿的父亲,我不相信那女孩……”

    那个女孩平日里是有点娇生惯养的,可却也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她怎么可能做出杀害自己父亲的事情来,闻人招不愿意去相信。

    可很快这贺兰长九就笑了笑,“你是太不了解女人了,闻人招……你知道女人是什么动物吗?她们是可以做世界上最慈爱的人,也可以成为最恶毒的人,心软的是她们,心狠的也是她们,”

    心软起来的时候,会让所有人都感觉全世界都柔软了,可一旦心狠手辣的时候,那就是会让所有人都颤抖的心狠。

    听到这话的时候,闻人招看着贺兰长九,没有说话,可在日后的日后,那闻人招就会因为这一句话,将眼前这人活生生的烧死。

    “那我该怎么办?”闻人招看着贺兰长九道,听到这话贺兰长九叹了一口气。

    “眼下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我是利用自己的本事进来的,可我没办法带你出去,这不过是障眼法,很容易就会被揭破,我先离开了,你自己小心点,至于这恒城主的事情,你狡辩也没有用,比起一个外人,所有人都会更加愿意相信恒城主之女的话,另外也记住,别到处招惹女人,现在碰到荆条了,你就该收心了,”

    说着就消失在这房间里头,闻人招一直都知道,这贺兰长九的本事,眼下看到人消失了,多多少少吓一跳,可很快就沉默了下来。

    一开始觉得芙沫儿不错,可此刻才知道,这压根就是毒花,一个连自己父亲都敢杀的毒花,对于这贺兰长九的话,闻人招没有怀疑过,因为他知道贺兰长九是不可能会欺骗自己的。

    穆瑶瑶在看到这贺兰长九睁开眼睛后,“你这是怎么了?”穆瑶瑶看着贺兰长九道,“这件事情,我也没有想到,芙沫儿会如此做,”

    “这不怪你,”贺兰长九开口道,“我在阿招剩下留下过投影,刚才就是辰投影去见他,也看看他那蠢样,”

    对于这闻人招眼下这贺兰长九有点叹气,一直以为自己是万人迷,可却不知道世界上的花有着很多种,眼前这芙沫儿就是一朵毒花。

    而且还是随时随刻吃掉所有人都毒花,芙沫儿会杀这恒城主,别说穆瑶瑶吃惊了,就连贺兰长九自己也是吃惊的很,要知道那女孩自己接触的时候,可感觉很错。

    可此时此刻的贺兰长九才知道,什么叫做知人知面不知心,眼前这芙沫儿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

    “那你打算怎么办?劫囚吗?”穆瑶瑶看着贺兰长九道,这芙沫儿下一步必定还是有着动作,就不知道到底要做些什么了?

    “不,想让他吃点苦头在说,更何况过几天我们正好一起去京城,不过芙沫儿这一边,的确也需要人去调查了,这女人太会伪装自己了,”将所有人都骗过去了,也许就算是自己也是如此,那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算计阿招?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