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一梦古今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鬼女宗的圣女,常思儿眼下在这房间里头,前些日子睿王的拒绝,虽然没有言语,可那态度却让常思儿知道不可能了。

    如果睿王不可能,那眼下……摄政王是最好的人选,都说摄政王跟齐帝不和,如果自己成了摄政王的正妃,必然有着很大的帮助。

    想到这摄政王常思儿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说真的,这男人很有魅力,可眼下她却有点没有底,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拿下这摄政王。

    “公主在想些什么?”丫鬟走进来道,听到这话的时候,常思儿抿了抿嘴,敲打着桌面,看了看这下人。

    “你说,摄政王喜欢什么?爱去哪里?”既然要摄政王,自己就要下功夫,一开始对这睿王功夫下了不少,可显然没有用,四王爷……本来四王爷也是很好的人选,可……四王爷是齐帝看重的人,自己没办法下手。

    眼下只能够在这睿王跟摄政王二人里头挑选,可睿王……那男人就跟鬼煞一样,自己可不想沾染了,反而是这摄政王,却当真让人想靠近,却又生出敬畏来。

    常思儿打听了不少这摄政王的事情,而摄政王眼下对于常思儿可没有在意,而是看着徐帆来找自己,“怎么这般有空出来了?不在房间喝酒了?”

    “酒喝多了,也该清醒了,我想知道的仅仅是一件事情,那就是……闻人虹是谁?”听到这话的时候,摄政王微微一愣,神色不解的看着那徐帆。

    “你这是为何问的?”闻人虹他自然知道,在千年前的时候,闻人虹意外失踪,可在回来却早已经是病重之躯,没有熬一年之久就死了,而这闻人虹则是他们的老祖宗了。

    “我就是想知道他的经历,比如说他心仪的人?”徐帆可不在意什么闻人虹,他仅仅是在意那叫徐瑶的人,因为那有可能就是自己喜欢的人。

    听到这话的摄政王看了看这徐帆,“这我还真不清楚,你觉得我会去关注这等东西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不可能去关注的。

    “那我告辞了,”摄政王既然不知道,徐帆也没有理由在留下,便起身告辞,可摄政王却摇了摇头,看了看这徐帆。

    “人都消失了快一个月,你也该死心了,你都说了……她掉水后,你随后就跟着,可人却消失了,你清楚……她人不在了,何必执着,”摄政王清楚的知道,眼前的人不可能会为这千年前的事情而执着,因为让他,在意的人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穆瑶瑶。

    听到这话的徐帆神色一瞬间冷了下来,看着那摄政王的目光,就跟寒冰一样,那般的让人感觉道深冷,“我说了,她活着,活着……不许你在说她死了的事情,”

    她一定活着,就算不在这时空却也活着,其实徐帆会轻而易举的相信穆瑶瑶去了别的时空,完完全全都是因为,穆瑶瑶跟他说过的事情,穆瑶瑶告诉他,她来自不同的世界。

    而眼下既然是来自不同的世界,那是不是说明,眼下她还是可以去别的世界,这想法让自己恐慌,可却也让自己忍不住高兴,最少知道人活着,就算仅仅是一点的线索,只要还活着,就总有一天会找到的。

    徐帆的话让摄政王没有多言,徐帆直接起身离开了,回到府上就让人收集一些杂记了起来,杂记里头有时候还会写到很多的事情,而此刻关于徐瑶的事情却很少。

    夜里的时候,徐帆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在这水边,一身军装的站着,看着那水面,突然水里头又着动静,是预感湿漉漉的女孩,而这女孩不是别人,真是那穆瑶瑶。

    “瑶瑶……”看到穆瑶瑶的时候,他伸出手去触摸,可却很快发现,他走过去,蹲下身子挑着对方的下巴,神色冷冷。

    “哪里来的探子,”徐帆在想看到下一幕就被门外的敲门声惊醒了,顿时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直接起身打开门。

    “何事?”语气冷漠,说话的时候,带着阴森,听到这话的时候,来敲门的下人哆嗦了一下,看了看这徐帆道。

    “王爷……陛下让你进宫,”这王爷昨日还笑嘻嘻的,怎么今日又变样了,听到这齐帝找自己进宫,徐帆的神色就难看了起来。

    “知道了,”然后回房间去拿衣服,等将衣服穿上后,就看着那床榻上的小蛇,伸出手让小青爬到自己的身上,“你的主人眼下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你这蛇到会霸占位置,”

    说着就转身离开,那梦是怎么回事?他梦到自己在水边遇到穆瑶瑶了,不过那跟自己初遇穆瑶瑶的时候不一样,有点怪怪的感觉,徐帆很快摇了摇头,这难道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徐帆进宫去见这齐帝,齐帝看着徐帆的气色后松了一口气,最少眼下自己这孩子,没有看上去死气沉沉了,“听说你昨日出门了,仁德郡主都失踪了一个月,你也别太自责了,那跟你没关系,就跟别人说的一样,天上来天上去,”

    这话说的轻巧,让徐帆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神色冷了下来,什么叫天上来天上去?齐帝看了看这徐帆道,“你的婚事也该办一办了,”

    “父皇觉得我该怎么办一办?如果说是那大秦公主,好像她自己不乐意,”徐帆笑了笑道,齐帝立刻嘴角抽了抽,什么叫别人不乐意,压根就是你恐吓了别人,下的别人不敢乐意了。

    “朕知道你喜欢仁德郡主,可人死了,你要面对现实,这婚事……就算不是大秦公主,旁人你也一样要娶,”说着就看着那徐帆道。

    徐帆听到这话冷冷笑了笑,“父皇……这皇叔还单着,小辈的人,怎么也不会去跃过了,更何况……孩儿最近杀气过重,可不想新娘子没有进门,就死门前,坏了我的名声,”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了,威胁自己不可以给他女人,否则都是死于非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