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纳兰长恨恒城之行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穆瑶瑶对于这,芙沫儿的事情还是有点上心的,在跟芙沫儿在一起的时候,穆瑶瑶可以知道很多的事情,比如说,“你说京城要来人了?”

    “对,京城要来人了,好像是什么华家的人,”眼下很多事情都没有闹开,舒伊月这恒城还是臣子的地方,而不是乱臣贼子的地方。

    听到有人要来恒城的时候,穆瑶瑶叹了一口气,而且这华家,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华月了,当然如果可以她希望不是华月。

    “师傅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怎么感觉你不高兴?”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笑了笑的摇了摇头,让对方别想太多了。

    “没有,你别乱想,没有那些的事情,”说着就叹了一口气,真没有那些事情吗?穆瑶瑶是知道,那华月来了后,恐怕很多事情都不会那般的容易了。

    穆瑶瑶将华月要来的事情告诉了闻人虹了,闻人虹听到这消息后,没有多意外,这反而让穆瑶瑶微微一愣,看了看这闻人虹。

    “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不意外?其实很简单,意外我早已经知道了,”华月对自己穷追不舍,一听到自己来恒城了,自然也会跟着来。

    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看了看闻人虹一眼,“你别这样,放心……过了那会后,眼下他不会抓你了,”因为眼下他需要更加好是线索,跟着证据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点了点头的看着对方,“这我到是知道,”眼下如果抓自己的确有点困难,还不如将心思放在别的地方了。

    闻人虹看着穆瑶瑶的时候笑了笑道,“不过我还是很高兴你可以跟我说整件事情,最少这样代表你也不是完完全全不在乎我,”

    也不是完完全全对自己冷漠不在意,听到这话的穆瑶瑶沉默了下来,看了看这闻人虹,“那我先下去了,”

    “徐瑶……在你心中,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你等的人,你告诉我说,他只不过找不到你,可如果一辈子都没办法找到你?你就打算守着那人一辈子吗?”

    闻人虹的话让穆瑶瑶微微一愣的回过头,穆瑶瑶看着闻人虹,眸色变幻莫测,闻人虹道,“你心中清楚,你可不可以在见到对方是一个迷了,为什么眼下就不可选着新的生活?”

    闻人虹清楚的知道,穆瑶瑶的身份很特别调查不到,就跟那玖儿一样,眼下穆瑶瑶的来到是一个意外,就好像是突然从水里头来了,在前面的事情,就在也没有调查道过任何事情了。

    他有时候都会想,她是怎么来的?是不是这天上的仙人,可很快她就觉得荒唐了,穆瑶瑶没有说话,可那神色上却冷了下来,闻人虹没有因为穆瑶瑶的神色就退缩了,“你清楚……”

    “我不清楚,我仅仅是知道,我终有一天是可以见到他的,”穆瑶瑶相信自己可以回去,就一定可以回去,眼下这世界不是自己想的世界,因为这里没有自己在意的那个人,跟那些人。

    听到这话的时候,闻人虹神色渐渐复杂,“你终有一天会知道,等待的感情,会被时间流逝,当那一天到来后,你才会恍然,以往的执著,都不过是一场笑话而已。”

    “笑话?闻人虹如果是你那?你口口声声说喜欢,如果二年就忘记了,那算什么喜欢?如果一个人真深爱一个人,就不可能会忘记,就算有了心的感情,那一段过往,却还是会被沉淀在心底深处,有过的就是有过的,不会有着任何的改变……”

    穆瑶瑶的话让这闻人虹神色不喜,穆瑶瑶看了看闻人虹,“我们没有必要说这些了,我们几分每一次,在这说事情的时候,都是争论不屑,我不希望在跟你争论这事情,”

    穆瑶瑶看着那闻人虹,眼下自己不希望在跟对方争吵这事情了,听到这话的时候,那闻人虹看了看穆瑶瑶,“那我们和好?”

    “和好?”穆瑶瑶微微一愣的看着对方,这和好是什么意思?自己好像跟着闻人虹也没有多大面对,用不着和好。

    “我们和好,你不说话刺激我,我也不说话刺激你,在这二年里头,我们安安静静的说,别的事情都不要在意可好?”闻人虹的话让穆瑶瑶嘴角抽了抽。

    “可以,”感情是跟自己下套了,不过穆瑶瑶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自己真跟对方没有多大冲突过,穆瑶瑶的话让闻人虹笑了笑。

    “我请你吃东西,放心我是跟你聊别的事情,”听到这话穆瑶瑶看了看闻人虹,点了点头跟着闻人虹出去吃东西。

    来到这茶馆的时候,就听到不少的八卦的消息,“眼下这大夫几乎是没有了,听说没有,前些日子这医馆又被烧了,有不少的百姓,跑进去找医书,因为家里头的人病了,那大夫的家人,在看到后,一把火就少了那些医书,那些可都是珍贵之物,”

    “诶……眼下这医书烧的还少吗?不少人都烧,一开始是卖书的人,觉得这东西留着,会跟自己带来麻烦,大夫被抓后,这大夫的家人,都害怕……自然不会留这些东西,”

    而且也怕在生事端,就一个个动手烧医书,会医术的大夫时了,医书被烧,让不少人都忍不住前途堪忧了起来,有人听到后却道。

    “怎么?你们这是在质疑不想的决策吗?”听到这话所有人的沉默了起来,这可是关系皇帝,自然没有几个人敢乱接话,那人得意洋洋的看了看所有人,“一群大夫而已,怎么……你们都觉得愧疚了,当初送人的时候,你们可一个个比谁都轻快,现在怕自己的家里头有人病了,就担心了……伪君子,”

    而此刻说话的人是纳兰长恨,纳兰长恨的话让所有人都不敢回答,纳兰长恨觉得这些人,一个个都是伪君子,当初送人去的时候,可是一个比有一个快,眼下却在这想想昨天,说白了,还不是因为关系道自己的利益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