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身不由己的人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闻人虹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穆瑶瑶看着那闻人虹的时候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刚才二人在说些什么事情?怎么后头突然这闻人虹如此大的反应。

    “他不是华阳,”一句话让穆瑶瑶摸不着头脑,不是华阳那会是谁?穆瑶瑶看了看这不远处的华月,他会是谁?

    “他是华阳的弟弟,华月……没想到华月的容貌越大,就越跟华阳相差无几,”自己五年没有见过华阳的,眼下才会被糊弄了过去,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看了看不远处的华月。

    “不是华阳?那就不是吧,”反正是华阳还是华月,跟自己都没有多大的关系,穆瑶瑶看了看这华月,而此刻的华月似乎也感觉到了穆瑶瑶的目光,忍不住看了过去。

    “你看什么?”闻人虹看到这穆瑶瑶发愣的目光,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道,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忍不住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看什么。

    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看了看这闻人虹,“没有就是觉得,果然是兄弟长的可真相,”这话说的穆瑶瑶都忍不住,“……”有些刚刚无语了起来。

    “……”闻人虹看了看这穆瑶瑶,“说一些没头没脑的话,好了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丢这男人下水吗?”既然不是这华阳了,那自己下杀手就会更加简单些。

    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忍不住微微一愣,看了看这闻人虹,“不可以……”也许他不是华阳,可却也跟张翔州长的像,也许是自己太过分了,可眼下不可以。

    “如果你觉得我连累你了,我可以马上离开,以后都不服出现,可你不可以杀,”穆瑶瑶的话是脱口而出的,听到这话的时候,闻人虹的神色更加复杂冷漠了起来。

    “看来他是说的不错,你心里头的人还真不少,一个徐帆……在来一个跟华月像的男人,你的心到底多大?”看着穆瑶瑶的时候,闻人虹冷冷道,穆瑶瑶听道这话咬了咬牙,可却没有反驳。

    自己的心有着多大,连自己也不知道,可她却知道不可以,她不想在看到这张翔州在时一次,就算清楚的知道,华月不是张翔州,可就是没办法改变那一份……那一份不想他死的感觉。

    “抱歉,”她没有多言仅仅是说了一句抱歉,闻人虹直接气呼呼的离开了,闻人虹离开,穆瑶瑶走到华月的面前,拿吃的给华月吃。

    “刚才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多谢你了,徐大夫……”那嘴角上带着恶劣的笑容,穆瑶瑶听到后看了看遮华月,神色有着那冷意。

    “你不需要多谢,我不过是不想让心中的歉疚更加多而已,”穆瑶瑶的话却让华月笑了笑,那神色半点也没有相信穆瑶瑶的话。

    “你这话我可不相信,徐瑶……你在意一个人,难道真的仅仅是因为内疚歉疚吗?就没有别的感觉,你怜惜那男人,爱着那男人,也许不是爱,可你怜惜着他,”听到这话的穆瑶瑶没有反驳。

    因为曾经也有人告诉自己,他怜惜过那男人,爱惜过那男人,其实……穆瑶瑶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放不下张翔州,在张翔州没有死的时候,自己就对张翔州的关注很多,从来都是超乎了所有人的现象了。

    而此刻被华月说出来后,穆瑶瑶笑了笑,坐在这华月的身边,“你说的对,其实……是有着那一点的不同,在一开始的初遇道最后,我不可否认我舍不得他,无论是死还是受伤我都舍不得,如果是别人那样死了,我也许仅仅是会伤感一阵,可他……让我不知道该怎么舍下丢下,”

    这是穆瑶瑶第一次承认了这一份感觉,人的感觉是很奇妙的,真的奇妙道自己都没办法控制,听到这话的时候,那华月微微一愣,就听着穆瑶瑶说自己跟张翔州的事情。

    “他姓张,可这名字却是在外面分别的时候告诉我的,那时候他抱着我说,他叫张翔州,其实那时候我就大概猜到了,他要去做什么,华月……世界上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活的自在,在这世道上,谁又没有几分伤心的事情,”

    在这世道上,无论什么时候,无奈还是别的,都总是那般的让人感觉悲伤,华月听到这话的时候,看了看这穆瑶瑶,“你这话,我听母亲说过,母亲说人活着,有几个可以潇洒,总是要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活着,身不由己的世界,注定了就是一个悲哀,”

    母亲是父亲的小妾,是公主的丫鬟,父亲酒醉了就跟母亲发生了关系,后来自己被养在这公主的膝下,虽然自己记名是公主的孩儿,其实还不就是一个下人。

    后来公主跟兄长,都不一样选着来这闻人家算计闻人家的人,舅舅就大怒了,将二人都丢入大牢里头,而自己也是在那还是站出来。

    华月知道自己如果不抓紧机会,就一辈子都没办法出头,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看了看这华月,没有说话,就坐在那火堆的旁边。

    “徐瑶……你又为什么要入世?”华月突然来了一句,“你很清楚的知道,那男人是为大夫而是的,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入世?”

    穆瑶瑶没有说那张翔州到底是怎么死的,仅仅是说因为大夫跟百姓的冲突而已,眼下这华月就以为,是这百姓送大夫去皇城,张翔州拦着才死的。

    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看了看这华月,“就跟你说的来这里不过是身不由己,人啊……太多时候,没办法控制自己,无论是身还是心是……”

    穆瑶瑶跟华月是聊的不错,可闻人虹却脸色不好看了,看着穆瑶瑶对那华月笑的时候,死死的抿了抿嘴,神色冷酷,“我们该走了,”

    突然就来一句打断了,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点了点头,直接便起身,华月却突然将穆瑶瑶就那样推下水,穆瑶瑶掉下水闻人虹也立刻跳下去救人,“徐瑶……”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