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这是赵星河的信,前些日子就给我了,我忘记给你了,”徐帆将赵星河的信拿出来,看到这信后,穆瑶瑶微微一愣,直接打开然后瞪着徐帆。

    “等等,我的信怎么会道那这手上,你该不会半路劫了我的书信吧?”穆瑶瑶看着徐帆道,说话的时候带着危险,可很快就一脸无奈了起来。

    “看来我才的真不错,你真是半路劫了我的书信,”说着就摇了摇头,直接将这书信打开看了看,在看到里头的东西后,忍不住抿了抿嘴。

    “星河告诉我,他打算也会锦医门工作,”赵星河是穆瑶瑶的第一个弟子,眼下对于赵星河她多多少少是在意多些,不过这几年下来。

    赵星河一直都在赵家的缘故,穆瑶瑶少接触了,对这弟子渐渐的少了几分关注,在加上这段日子下来,自己忙的不喜欢,就更加没有空闲去在意赵星河的事情了。

    “赵家出了一些事情,赵星河跟那熙晴儿发生了冲突,赵河选着了熙晴儿,赵星河大概有着大动作,”眼下等这动作完成后,就会去锦医门,也算是另外一种逃避。

    听到这话的时候,那穆瑶瑶微微一愣,“赵河……赵河对于自己这儿子,从来都没有太过在意,是时候去一趟赵家了,说真的我也三年没有见过那孩子了,”

    眼下她有着三年没有见过那孩子了,听到这话的时候,徐帆点了点头,要去见这赵星河,不需要准备什么,因为这是师傅去看自己的弟子,可不是去拜访什么。

    穆瑶瑶仅仅是提了一些小东西就去见赵星河的父亲赵河了,赵河眼下苍老了许多,不过是三十多的人,眼下看上去却跟四十好几的差不多了。

    “原来是穆大夫,穆大夫如此的忙人眼下怎么有空来寒舍?”赵河对于这穆瑶瑶,眼下是有着尊敬,这三年下来,大夫里头的领头人物也就是这穆瑶瑶了。

    “这不是正巧来了京城,就打算来看看星河那孩子,”赵星河跟自己的时候,是十一二岁,眼下四年五年都过去了,早已经道了婚配的年纪。

    “原来是见星河的,等等我这就让人去叫,”来见赵星河的,这让赵河很是高兴,穆瑶瑶在坐着喝茶的时候,看了看这赵鹤,看到对方手上的斑斑点点时,顿时就忍不住微微一愣。

    因为眼下这些东西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穆瑶瑶端着那茶喝了一口,很快这赵星河就出来了,初见这孩子的时候,才自己胸前那般高,而此刻……光阴似箭,转眼间很多就发生了改变。

    “师傅……”当年的孩子,此刻带着那说不出的笑容,君子儒雅的笑意,可穆瑶瑶却摇了摇头,看了看这赵河,赵河眼下知道该给她们二人留空间,让师徒二人好好聊聊。

    穆瑶瑶在赵河走了出去后,直接起身就一巴掌给了这赵星河,赵星河被打了后,“师傅就是师傅,没有诊断过,就早已经知道了,”

    “你这是弑父,我叫你的医术,不是让你用在自己的父亲身上,去解毒……”穆瑶瑶在刚才看到这赵河的手时,就知道赵河是中毒了。

    眼下这赵河会衰老的如此厉害也是有着缘故的,听到这话的赵星河道,“师傅这我没办法当应你,不过师傅有着一件事情你误会了,这毒虽然是我下的,可这毒却是熙晴儿给的,”

    听到这熙晴儿的时候穆瑶瑶忍不住微微一愣,“师傅别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我说给……是给我下的,可怜那个女人……就算现在也不知道,我将毒从新给了她最爱的男人,”

    赵星河这话没有说假话,因为眼下这毒是熙晴儿要给自己下的,而自己又给了赵河,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看着那赵星河的时候忍不住抿了抿嘴。

    “可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是啊,是不对的,那男人就算再错,可也是这赵星河的父亲,眼下这是弑父,是杀自己的父亲的事情。

    “弑父?师傅你可知道,我跟他说,那女人要谋害我的时候,你可知道他怎么说?不过就是那女人的几句哭啼而已,”那时候自己连证据都拿了出来,可那男人却仅仅是为这熙晴儿的几句委屈,就彻彻底底断了这念头。

    “师傅……我想让他也自作自受一下,尝尝看这些苦头,当这毒深入骨髓的时候,回天乏术的时候,我要看着那女人为这事情而深深后悔,我要让那男人也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错了?”

    赵星河的目光渐渐冰冷了下来,穆瑶瑶听到这话的时候张了张嘴,“是……我的错,”这些年下来,她在意的事情太多了,“是我对你疏忽了,”才会让这孩子变成这模样,“跟我会锦医门吧,锦医门哪里会是一个很好的家,”

    穆瑶瑶不希望这赵星河做出这些事情来,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他没有必要去做,也没有必要去为了那些人,而将自己的手变脏。

    听到这话的赵星河微微一愣,“我是想回去,可……师傅……我放不下了,”那信是自己前些日子寄出去的,那时候他觉得心如死灰,可后来……“我想做我要做的事情,师傅……这本来就是我的,”

    后来他去将信劫回来,可没想到被徐帆中途给夺走了,眼下才会有着徐帆给穆瑶瑶信的一幕,穆瑶瑶听到这话的时候,看着那赵星河。

    赵星河的目光带着那偏执,还有着疯狂,“想让你父亲去陪着你的母亲?还是想让这熙晴儿也去陪着你的母亲?”

    穆瑶瑶的话让赵星河微微一愣,“很多时候,死亡不是最痛苦的,痛苦的是心灵被毁了,你没有必要为这人将自己的手弄脏,你的手是用来救人的,赵星河……记住你的手是救人的,”

    穆瑶瑶不希望这赵河的事情,而让赵星河没有必要为了那等人而背上那血债,听到这话的时候,赵星河突然笑了起来,“师傅……一直觉得你与众不同,现在果然如此,”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