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掩盖的历史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穆瑶瑶伸出手去触摸那鬼女像,在伸出手的时候,突然仿佛就被拉入了另外一个星空,整个人就跟溺水一样,可明明是溺水的感觉,偏偏浑身上下却感觉被火烧一样。

    “咳咳……”穆瑶瑶感觉整个人都要窒息了,也被烧的难受,可突然感觉看到了什么,师傅有着火在烧着自己,整个人难受。

    “闻人……我会诅咒你的,我会生生世世诅咒你的,总有一天我会让齐国为你今日的愚蠢而亡国的,闻人……”烈火在烧着自己,可穆瑶瑶却听到自己说了一些,自己都听不懂的话。

    不她是被困在了谁的体内,那烈火在烧着自己的身子,不远处站在一个人,神色冷峻,虽然带着那怜悯,可却终究还是狠心的模样任何动作。

    “瑶瑶……”突然有人抱着她,穆瑶瑶睁开眼睛,就看到那徐帆抱着自己,穆瑶瑶立刻开始咳嗽了起来,看着那徐帆的时候,整个人微微一愣了起来。

    很快就看了看周围,刚才明明是一片火海的,可眼下怎么什么都没有了,自己还是在鬼女庙里头,徐帆看着穆瑶瑶的时候笑了笑,“在想些什么?刚才你在这发呆,”那手抱着穆瑶瑶的腰间,另外一只手放在那颈部,将人揽在怀中。

    穆瑶瑶听到这话的时候微微一愣,神色淡淡的有着那疑惑,“刚才我好心看到了什么?可想不起来……火在烧,”穆瑶瑶摇了摇头道。

    头有点隐隐作疼,徐帆看着那穆瑶瑶的时候,“都过了三年,你心可真够狠的,”徐帆用那叹息的语气道,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微微一愣神色有着那沉默。

    “还在生气?”看着那穆瑶瑶的时候,徐帆说话的时候,有着那叹息,听到这话的穆瑶瑶沉默了起来,看了看这徐帆。

    “没生气了,”三年都过去了,在多的事情,眼下自己不过是……“我只能够是在想一些事情,有些想不通,没有在生气了,”

    三年都过去了,人生多少个三年可以消耗,眼下她仅仅是又很多事情想不通,眼下三年过去了,很多事情都早已经淡淡忘记了,留下的仅仅是……穆瑶瑶转过身抱着那徐帆,感觉到那体温的暖意,熟悉的味道让穆瑶瑶心中一软,三年了。

    “我也好想你,”是啊,有着一种不知不觉的想,在见到的时候,哪一种感觉更加是厉害,思念在这一次也袭来,真的很想他了。

    听到穆瑶瑶的话,徐帆微微一愣,挑着那穆瑶瑶的下巴,“真高兴你可以说想我了,”亲吻着那红唇,二人都是带着那思念在其中,闹了三年的别扭,那隔阂在这一刻丢开了。

    穆瑶瑶看着徐帆,“对了你来这是为什么?”自己是为这鬼女庙来的,可眼下这徐帆是为什么而来的?

    “我啊……来找你,”徐帆是真的来找穆瑶瑶的,听到有人在这里,于是就来了,看到这穆瑶瑶站在那鬼女像面前发呆的时候,他有着奇怪。

    可不知道为何?总是莫名的好像看到了那大火,他吓的连忙抱住那穆瑶瑶,然后将人拉开了那鬼女像,不过眼下穆瑶瑶没有说,可……他却没有在去追问了。

    “我们走吧,”穆瑶瑶直接跟着那徐帆往山下走去,徐帆却在下一秒将那穆瑶瑶一把抱在怀中,然后直接用轻功,往这山下走去了。

    穆瑶瑶跟徐帆去了这睿王府,一别三年在来睿王府,眼下的睿王府一如既往,穆瑶瑶被安排在这徐帆隔壁的房间,“我想要鬼女的一些讯息,我知道在这闻人家里头是有的,”

    她看到了这鬼女在被烧,虽然不知道为何会感觉那人是鬼女,可穆瑶瑶却有着那理智的敏感,知道那就是鬼女,而烧的人……鬼女叫对方为闻人……..

    眼下这闻人是皇家的姓氏,听到这话的时候,那徐帆看了看穆瑶瑶,“你想要知道鬼女的事情?想知道贵女什么事情?”

    “我就是觉得,鬼女跟这一次的地动有联系,所以打算找一些资料看看,皇家独门资料,”穆瑶瑶总是有着一个梦,每一次都跟那鬼女庙的事情有关,听到这话的时候,那徐帆点了点头。

    “好,我给你拿来,”没有在多问什么,而是点了点头道,对于她想要告诉自己的,早晚都会告诉自己,眼下自己不急在这一时。

    穆瑶瑶点了点头,徐帆让人去准备了一些东西,穆瑶瑶则是吃了一些东西后,夜里的时候,徐帆送来了一些鬼女的讯息,讯息上都是一些,当年鬼女跟那开国帝王的英勇事迹,可却没有任何鬼女被烧死的消息,看到这些后穆瑶瑶有些失望了起来。

    “原来你就找过资料,现在看出什么来了吗?”看着穆瑶瑶的神色,徐帆开口道,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摇了摇头,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

    “没有……我以为这皇家会收藏一些,不过现在看来……丑事怎么可能留后代去观看,”穆瑶瑶的话让徐帆微微一愣,说真的徐帆对于这闻人家没有太多的归属感,眼下对于穆瑶瑶的话,他半点都没有任何感觉,反而对这穆瑶瑶口中的话有点兴趣。

    “这是自然,历史从来都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写出自己想要的历史,写出自己愿意给那些后代看的历史,这就是历史,”无论是谁的历史都是如此,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只要是赢了,想怎么篡改历史都是可以的,因为……只要杀一些人,将那一段历史掩埋,在那百年里头,不允许老一辈的人相传下去。

    这样等到下一代那一段历史早已经成了一些书面的消息,眼下这鬼女庙的也一样,“都说着闻人家是因为尊重鬼女给他们的一切,才会如此让人拜祭,可我却觉得……那不过是安抚罢了,”

    那不过是一段安抚罢了,想要安抚那怨,那憎恨的灵魂,让对方安息罢了,不过显然此刻是没有半点用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