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摄政王番外二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同样是他的孩儿可为什么选着了的人是我?”他不敢相信也没办法去相信,因为这件事情对自己的冲击太大了,大道让自己没办法去接受,人生就仿佛在跟自己开玩笑一般。

    听到这话的武王闭嘴,看着那吉儿神色带着那复杂跟愁苦,说不出的沉疼,久久的久久的才道,“对不起……我也不想的,”

    是啊,他也不想的,也不希望会遇到这种事情,可事情却总是太出乎意料了,让自己压根就没办法有任何的反应。

    武王在告诉自己真实身份的时候,他一时之间没办法接受,在不久后,有一个孩儿被送来了,这孩儿被送来的时候就差一口气,这孩儿也是皇家的人,被送到了这暗里头,他也许是觉得这孩子,跟自己的经历太像了,他就选着了将这孩儿留下。

    而此刻这孩儿,他给孩子去取了一个名字,而这名字是暗夜,暗是暗的名字,夜……永远都跟自己一样没办法生活在明处,比起自,这孩子比自己更加不好的生存,因为他的母妃一家都被父皇给灭了满门。

    而这孩子则是被武王救下,送道安这里,对于这小孩他还是有着几乎喜欢的,可事后很多事情都在发生,最后……

    杨姐姐出了事情,那时候自己才做摄政王不久,他站在门外,看着那齐帝,齐帝的目光几乎扭曲,“杨姐姐不可能会做这种事情的,不可能是杨姐姐做的,”

    杨姐姐不可能会去害这皇后的,也不可能去偷大皇子的,齐帝听到这话的时候,那齐帝笑了笑,“不会,怎么就不会了?真亲眼目睹她跟别的男人在床上,亲眼目睹的看到她给梦儿下毒,你说朕还有可能看错吗?”

    听到这话的时候,那摄政王抿了抿嘴,“可你清楚杨姐姐的秉性,她是不可能会做出这些事情来的,你不要被这表面给蒙蔽了,你要用心去看的,别用眼睛去看,”

    “够了,这件事情够了,朕不想在听,滚……”说着直接将那摄政王按在一旁,“你懂什么?你告诉朕,你懂什么?朕的大皇子,朕的梦儿……现在的死了,你还要让朕怎么用心去看?你告诉朕?”

    听到这话的摄政王退后了一步,杨怡杨妃被囚禁了,摄政王想尽一切办法才进去,“杨姐姐你跟我走,他早已经被仇恨给蒙蔽了,跟我走……”

    听到这话的杨怡笑了笑,伸出手抚摸着自己的腹部,慈爱的看着那摄政王,“吉儿……这就是命,从我进宫那一刻就是命了,改不了也变不了,因为这就是命,吉儿……杨姐姐求你一件事情,”

    说着就低着头看着自己腹部,然后拉着那摄政王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如果哪一天我死了,替我好好照顾我的孩儿,替我保护他,可好?”

    “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为什么不说?杨姐姐你自己照顾这孩儿,”听到这话的杨怡哭了起来,看着那外头的景色,看着那摄政王。

    “晚了,都晚了,我错信了人,我以为表哥真是来避避,我以为他送我的补品,没有任何问题,可……都晚了,那些事情是我亲手做的,就算不是有意的,可也是我做的,他不会原谅我,皇后姐姐也恨我,都晚了……”杨怡哭了起来,那一刻的摄政王才知道。

    只是齐帝会深信不疑,那是很多事情都是真的发生了,杨怡被人下药,跟自己的表哥发生了关系,被齐帝当场抓到,那些有毒的药也是杨怡亲手送了过去,让这皇后服下了。

    杨怡没有跑,也不想走,人……心如死灰,为自己的错,为自己的事而悔婚,杨怡死的哪一天刚刚好是她生产的时候,齐帝没有去。

    是摄政王一个人守在门外,等这杨怡生下孩儿的时候,杨怡就直接死了,齐帝也立刻下令处死那四王爷,不过很快就被这摄政王拦下了。

    “这就是野种,朕是不会让他有活下去的机会,”听到这话的时候,那摄政王看了看这齐帝,“不许在说了,你在说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那摄政王抿了抿嘴,很快就抬起头看向这齐帝,“我会将他送秦国去做质子,如此皇兄你该放心了吧,”

    一句皇兄让齐帝微微一愣,看着那摄政王,神色复杂,“你这些年来,一直都没有叫我皇兄,今日你却要为了那野种叫我一声皇兄,罢了……罢了……就有着你吧,”

    “遵命,”摄政王点了点头,事后摄政王去了太后哪里,太后是知道那摄政王是自己的孩儿,看着那摄政王跪在自己的面前,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拉着人过来。

    “你想将小四养在我身边,等过些日子在送去大秦,罢了……就让这孩子跟着我吧,你与杨妃诶……也算是孽债的,”说着的时候,有着更加多的忧愁。

    “多谢太后,”听到摄政王叫自己太后的时候,这太后整个人都显得很是疲倦,还有着很大的伤感。

    “你终究不肯叫我一声娘吗?”太后对于先帝有恨,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小儿子居然被送了出去,皇家有着规矩,她也从来都不知道,等知道的时候,自己这小儿子却仅仅是有着冷漠。

    “太后说笑了,我是摄政王,”一句话让这太后眸色一红,看着那摄政王的时候,神色几乎要哭了起来。

    “我从来都……是为娘的错,为娘当时居然没有发现你没有死,就将你入葬下棺了,”太后当年小儿子无缘无故的死了,太后哭的最是伤心,可最后却终究没有发现那是假死。

    当这齐帝告诉自己真相的时候,她几乎不敢相信,措意跟悲疼,惊醒跟那愤怒,可终究不敢去找先帝对质,因为……她不敢,不敢因为自己的吵闹,而惹来先帝的厌恶,因为……她赌不起,也拿自己长子的前程输不起。

    因为眼下她很清楚的知道,那是最后的时候,她不可以功亏一篑,“我……你下去吧。”当初的选着,自己何尝不是放弃了这孩子。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