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鸡毛成令箭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穆瑶瑶跟所有人都是不同的,最少在此刻是不同的,眼下她没办法将那些人命不当一回事,也没办法视而不见,所以她很多时候都没办法选着不去过问。

    穆瑶瑶坐着马车,眼下马车里头有着摇晃,在摇晃的时候,穆瑶瑶感觉有些头晕了起来,然后靠在一旁睡了下去。

    等这马车道了京城后,穆瑶瑶就往这医阁走去,等到了这医阁后,所有人看到这穆瑶瑶都微微一愣,没有人想到这穆瑶瑶会在这时候来这里。

    “小女子穆瑶瑶求见纳兰家主,东门家主东门家主,”穆瑶瑶看着那门卫道,听到这话的时候,那门卫的微微一愣,立刻就对视一眼然后有人走了进去。

    东门家主跟纳兰家主几个人听到这穆瑶瑶来了的时候,所有人都微微一愣,“这穆瑶瑶来这里干什么?是来示威的吗?是来告诉我们多可悲吗?”

    “纳兰家主你别太激动,等人进来了在说,”东门家主开口道,眼下他有些有气无力了,以前所有人都看上去风风光光的,可这些日子下来,她们有的恐怕也仅仅是表面上的放过而已了。

    听到这话东门家主也是点了点头,这穆瑶瑶虽然过分了些,可眼下赶人终究是不妥,听到这话的时候,纳兰家主点了点头,让人将穆瑶瑶带进来。

    等看到这穆瑶瑶的时候,纳兰家主跟东门家主几个人心思复杂了起来,要知道一开始她们对于这穆瑶瑶可从来都没有看好过,认为这穆瑶瑶就不过是一个女子而已。

    有着几分本事,就在哪里装腔作势,可最后早晚会自取灭亡而已,可没想到……谁也没想到,眼前这穆瑶瑶在最后的时候,居然会有着这等出色的成绩了,眼下在这大齐里头,谁有着眼前这女子有说话权?恐怕也就那几个人而已。

    “哼……穆瑶瑶你是来看我们的笑话的吗?还是说认为自己赢了,别得意……我们还没有输,就算鬼门的人杀在多的人,我们也不会输,就算你在本事,可就终究不过是一个人而已,”

    纳兰家主看着那穆瑶瑶道,此刻这纳兰锦荣跟端木悦心也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次的针锋相对,看到这穆瑶瑶从容淡定的站在那不远处的时候,端木悦心有些复杂了起来。

    如果是自己眼下会不会也这般从容,很快这端木悦心就摇了摇头,如果是自己压根就不可能有着这等的从容,因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没办法跟穆瑶瑶比的。

    纳兰锦荣对于这穆瑶瑶也是有些复杂,也许自己的父亲还认为自己不会输,可眼下这纳兰锦荣却清清楚楚的知道了,她们输了,所有人都早已经输的彻底。

    从一开始她们对那些百姓的态度,就早已经注定会输的一败涂地,只可惜自己的父亲不懂,自己的家人也不懂,就算此刻丢了一切,却还在垂死挣扎。

    穆瑶瑶听到这话的时候,看着纳兰家主,“我们都没有赢,纳兰家主东门家主,你们认为我们赢了吗、没有……所有人都不可能赢,因为大夫死了很多人,鬼门的人也失去了百姓的信任,在这样长久以往下去,我们会输的更加多,所以我们需要改变,也许这对于你们来说很难,可纳兰家主……你要知道,这时代变了,”

    穆瑶瑶说话的时候很轻很轻,“外头的人对大夫的仇视,我们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可如果我们还是一成不变,受伤的从来都是我们,”

    “你闭嘴,如果没有你带头,就不会有着今日的下场,都是你自己惹出来的,”纳兰家主看着那穆瑶瑶道,认为这一切都是穆瑶瑶说惹下的祸端。

    穆瑶瑶听到这话的时候笑了笑,看着那纳兰家主,“我……不是你们所有人惹下的,从很久前就有了,你们认为大夫高高在上,可你们到底有没有看到,那些官医去权贵家的时候,去给人看病出了差错时,还不是一样回死,而且死的病任何人的要惨,还有有不少大夫,都被人抓了去,去做那医奴,去生生世世给所有人看病,做一个可悲的医奴,你们是尊贵,可在尊贵,还不是那权贵人眼中的一条狗,是狗就别将自己看的太像一回事了,”

    穆瑶瑶这些话一开始就想说了,从来到这世界上的时候,大夫是很受人尊敬,可这尊敬不过就是一些惧怕跟讨好,没有半点真心,只要遇到意外,落井下石的会是所有人。

    可偏偏这些人从来都看不懂,她们活在自己的象牙塔里头,不顾外头早已经支离破碎的真实,依旧活在自己的虚伪里头。

    “你闭嘴,你动什么,就算我们卑躬屈膝,就会有人尊敬我们吗?以前我们怎么过来的,千年前的时候,我们还不是跟一条狗一样被杀,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自己过的好一些,”

    这一句话让穆瑶瑶整个人微微一愣,抬起头看着那纳兰家主,“你说的对,可人总不可能一辈子都活在历史里头,历史就是历史,历史是给人教训的,却不是让人重蹈覆辙的,现在你看看,我们走的难道不是那历史吗?”

    是啊,千年前所有的大夫都被屠杀了,剩下的一些也不过是侥幸活着,那些人太恐惧了曾经的一切,将自己包装的很强大,然后在将这些想法一代代传了下来。

    一开始那些大夫仅仅是想自保,可很多时候,一件事情传百年就会年一个模样,更何况是传了千年,那祖先的话,早已经被传的面目全非,而此刻这些后人,却还是拼命的捡起来,从来就没有去质疑过。

    “别总跟我说千年前的事情,那都过去千年了,现在的陛下是那等的昏厥吗?还是这千年下来纵容,跟那皇室对我们的弥补,让我们当了令箭,忘记了最初……”

    一开始这大齐皇室的人,因为这前朝的缘故,对大夫很是纵容,为了安抚她们给了很多好吃,可这些纵容跟安抚,却让这些人,拿着鸡毛当令箭来用,在那作威作福了起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