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对质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东门熙很快就被找去医阁了,进入医阁就看到端木悦心,“东门熙你给我站住,”说着就拉着东门熙往不远处走去,“你明明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如果说我了解你,那你就不可能无缘无故要带思月出去,告诉我……思月是不是你杀的?为什么……”

    在听到纳兰思月死掉后,端木悦心就很清楚的知道,是东门熙杀的,东门熙从来都不会是一个对别人假以辞色的人,可对纳兰思月假以辞色。

    可昨日自己却看到他带纳兰思月出门,要知道如果纳兰思月命令东门熙带自己出去,东门熙若不肯这纳兰思月压根别想脚叫动东门熙,可偏偏她叫动了,对于这一切,端木悦心很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是有所图谋,这东门熙不可能如此做。

    可为什么要杀纳兰思月?纳兰思月跟东门熙压根就没有抽,她不懂……想不通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想,听到这话的东门熙看了看这端木悦心。

    端木悦心被那墨色的眸子看的后退了一步,那一刻的端木悦心不知道为何?心被看的发冷发寒了起来,就跟掉那冰窟窿一样,好冷好冷。

    她摇了摇头,神色带着不相信,“你告诉我,不是真的,东门熙……”端木悦心几乎哭了出来,东门熙笑了笑笑的很温和,就跟昨夜的变态模样,几乎就是二个极端。

    “端木悦心你凭什么认为是我做的?你很了解我吗?很清楚的知道我吗?你不知道,你也从来没有了解过,所以别说的如此熟悉我一般,如果没有事情,我还有事情,就先离开了,”说着就直接转身离开,看到这东门熙离开。

    端木悦心抿了抿嘴,“是啊,我没有了解过你,可……东门熙你一直都拒绝我对你的了解,你让我怎么去了解你,怎么去靠近你,你倒是告诉我,”

    身后的大吼,没有让东门熙停下脚步,因为在东门熙心目中很清楚的知道,就算你在爱我那又如何?难道我就一定要接受吗?

    他讨厌端木悦心,一副很爱自己的模样,却总想让自己接受她,不接受就仿佛自己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一般,可她却很想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他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算她为自己去死也是不喜欢,自己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因为他也有爱着的人,喜欢这那闻人长乐,只要有一次的见面,遥遥相望多看一眼,默默的在身后爱着她,护着她,看着她娶妻,看着她人生幸福就好。..

    他不求那闻人长乐知道自己的爱,如果她不知道那也无所谓,自己会一辈子对她好,他要的是永远永远都让闻人长乐幸福,而不是跟端木悦心一眼,总拿着自己的爱,去逼迫别人也爱你。

    不然你就是罪大恶极的人,他就觉得可笑了,如果你爱我,我就一定要怜悯你?那在这世界上,真心相爱的人,就会越来越少,因为你爱着一个女人,却又要因为另外一个女人爱了你,你就去怜悯她,这压根就不可能是爱了。

    端木悦心哭的失魂落魄,不远处站着的纳兰锦荣直接转身离开,他喜欢端木悦心,可端木悦心喜欢的人是东门熙,就算二人发生了关系,她一样不爱自己。

    端木悦心这女人,罢了……眼下还是处理这东门熙的事情,东门熙……自己的妹妹到底是不是东门所杀的?

    东门熙走进房间,就看到这纳兰家主坐在不远处,东门熙直接弯腰了一下,“纳兰家主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纳兰贵因为这青州的事情,眼下都不敢来医阁,不过纳兰贵这些年下来,虽然过的混账,可却私底下有不少势力,此刻这纳兰家主几个人都在医阁。

    东门熙嘴角笑了笑,神色带着幸灾乐祸的神情,因为他清楚的知道,纳兰贵在外头开始夺权了,可纳兰家主因为没办法出去,所以压根就没办法知道,而且外头的人,大多数被纳兰贵控制,眼下压根就没有人将消息送来给纳兰家主知道。

    只可惜眼前的纳兰家主压根就不知道,自己那顽固子弟一般的庶子,早已经在自己背后动了手脚,眼下在过些日子,这纳兰家就不是纳兰家主的了,而是纳兰贵的。

    因为纳兰家主位高权重的人,都来了这医阁寻求庇护了,留下的不过是一些名不经传不得宠的人,眼下纳兰贵抓住了那些人,立刻暗中挑拨,顿时就转了风向。

    “我找你来是问清楚一下,思月是不是跟你出去的?”纳兰家主不知道这东门熙刚才进来,就想了很多事情,也不知道东门熙的幸灾乐祸,而是询问自己女儿的事情。

    “对,纳兰小姐跟我出去了一下,可伯父这又跟小侄有什么感想?纳兰小姐出门,就一个人下了马车,嫌弃我这庶子的身份,不愿意跟我同车,不知道伯父还要问什么?”

    东门熙的话没有疑点,因为这纳兰思月看东门熙不顺眼,认为对方是庶子出生身份低微,压根就瞧不上,眼下这话到是听合情合理的。

    “那你为何要让我妹妹一个人,如果不是你带我妹妹出去,思月就不会出那些事情了,”纳兰锦荣因为这端木悦心的事情,对东门熙有怨恨,眼下在因为这纳兰思月的死,跟东门熙有关系,更加是厌恶的要命。

    如果不是这男人,带自己的妹妹出去,自己的妹妹就不会死的那般惨,听到这话的时候,这东门熙笑了笑。

    “纳兰小姐向来都是我行我素,任性妄为的厉害,我一个庶子你们觉得拦的下吗?”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微微一愣,这的确是纳兰思月的脾气不假。

    “可是你带出去的人,你难道不该护着吗?东门熙……你明明知道,外头乱,可你带思月出去,却不护着,东门熙……我怀疑你压根就是故意,要带思月出去,然后让鬼门的人找上门,东门熙你是报复思月瞧不起你,可……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思月她……她是一个女子,她还那般的年轻……东门熙告诉我为什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