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纳兰思月被抓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等一下,”纳兰思月很快就看了看这东门熙,一脸的怀疑道,“你无缘无故带我出去干什么?哦我知道了,你喜欢我……不过你别想了,你这种人我看瞧不上,”..

    眼下这东门熙不过是一个庶子,就算有可能成为东门家下一任家主,可这纳兰思月却还是嫌弃他的身份,听到这话的时候,东门熙笑了笑。

    “可以得到纳兰小姐一笑,在下就很知足了,不知道纳兰小姐可要出去,我会很乐意的做护花使者,”东门熙笑着道。

    纳兰思月看了看东门熙,终于没有接受住那诱惑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这东门熙出门了,这不远处走来的端木悦心,在看到二人出门的时候微微一愣,却没有多在意。

    纳兰思月跟东门熙出了这医阁,在出了医阁的时候,二人坐着马车,纳兰思月看着外头,整个人都露出了笑容来,“这可算出来了,”

    “你……”可下一秒却大吃一惊,因为那东门熙突然捂着纳兰思月的嘴,让纳兰思月压根就没办法有着任何的动作,只能够拼命的挣扎了起来。

    东门熙看着晕倒在地上的纳兰思月,嘴角带着那冷酷,神色冷冷的吓人,很快就让这车夫转去这郊外,靠近这闻人长乐墓地的地方。

    在起来这墓地后,就让车夫回去了,车夫是自己的人,东门熙不怕对方会去乱说,纳兰思月醒过来,就看了看周围,顿时微微一愣。

    “这是哪里?东门熙你干什么?”就看到这东门熙,在不远处烧纸钱,那酒杯摆放着,还有着那一块墓碑,上头写着那长乐二字,下头还有那东门熙的名字,看到这一切的时候,那纳兰思月微微一愣。

    “东门熙你找死,你敢这样对我,我父亲跟哥哥不会放过你的,”东门熙压根就没有理会,纳兰思月紧紧是淡淡的看了看对方,将酒躲在那墓碑上。

    “知道这里是哪里吗?前面那上头,就是殿下下葬的地方,在后头就是你害殿下出事情的地方,”这话听的那纳兰思月整个人都微微一愣,她不解可被东门熙的目光看到后,莫名的冷了起来。

    “东门熙你别过来,啊啊……东门熙你这疯子,你到底要干什么?东门熙你这疯子,东门熙……啊啊……”那纳兰思月的头,被不断按在地上,疼的纳兰思月呜呜大哭了起来。

    “东门熙求求你放过我吧,东门熙我不该说那些话,对不起……对不起……”纳兰思月被吓怕了,披头散发的就跟一个女鬼差不多,头上更加是被染上了血红色。

    东门熙丢掉这纳兰思月,“跪着跟殿下说,你是贱人,你罪该万死,磕头……”东门熙冷冷道,纳兰思月还在发愣,“磕头!”

    厉呵了一声,这纳兰思月下意识就跪下磕头,然后说着,“对不起殿下,是我的错,对不起殿下……”可她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对不起哪一个殿下?

    因为纳兰思月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东门熙,仅仅是当自己的那些话惹怒了东门熙,东门熙看着对方跪下,手中拿着那匕首。

    “啊啊……”那身上的血色就流了下来,原来那纳兰思月千细的手臂,被东门熙拿着那匕首割破了,纳兰思月立刻脸色难看,身子哆嗦了起来。

    “你这疯子你放开我,你这疯子疯子……放开我,放开我……呜呜……”好害怕,好可怕,呜呜……“哥哥父亲……你放开我放开我……”

    “啊啊……”那药材在倒在那伤口的时候,纳兰思月身子就抽搐了起来,浑身上下也不对劲,因为她感觉到体内的炙热,在那药到身上后,没有一会就传来了。

    纳兰思月也是做大夫的,自然清楚这是什么?“东门熙……你这疯子,你对我做什么了?东门熙你这疯子……就算你睡了我,我也不会嫁给你的,东门熙……”

    给自己下春药,那一定是想上自己,纳兰思月叫着,只可惜东门熙嘴角勾出那坏笑,神色冷冷,那冰冷的目光,仿佛就是看一句尸体一样。

    “这里如果有人经过,你就跟人交,如果没有……狼来了,那也只能够委屈你了,”这话让纳兰思月哆嗦了起来,拉着那东门熙。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东门熙你放过我吧,你放过我吧,”纳兰思月哭着求着道,只可惜纳兰思月的哭啼,仅仅是让这东门熙厌恶。

    “为什么?因为你害死了我,这一辈子最珍爱的人,你知不知道……我这一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可以看着她,嫁人生子,可以看着她过上自己想要的日子,那就算她一辈子都不知道我爱她也无所谓,因为她活着,还活着,可都是你的错,是你们这些人毁了她,让她无缘无故惨死,是你们的错,”

    东门熙的话就跟那深渊的鬼魅,带着那无尽的怨恨与咆哮,几乎要吞噬了所有人,从小到大他不知道什么是温暖,也不知道什么是好,可是那个女人给了自己,是她让自己感觉到了那爱。

    可最后她死了,是这些人害了她,是这世界上所有人害死了她,这“她”纳兰思月不知道是谁?可在想到这一开始东门熙的话,殿下……死了,无缘无故死了。

    如果说谁无缘无故死了,那也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五公主,“跟我没关系,不是我害的五公主,不是我害的长乐公主,东门熙你一定弄错了,我为什么要还长乐公主?”

    自己跟闻人长乐往日无怨今日仇,自己压根就没有必要害死闻人长乐,听到这话的东门熙一巴掌甩了过去,那双眼扭红,直接掐着那纳兰思月的颈部。

    “你还狡辩,如果不是你,她不会死,她是待你受过,所以你也要完完全全还回去,纳兰思月这是你造的孽,我会让所有害了她的人,都去死,也包括我自己,因为大夫才是罪恶的根源……”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