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诱骗纳兰思月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摄政王坐着看着那徐帆,冷冷的神色,“也就是说,这鬼门主要做什么?连穆瑶瑶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摄政王敲打着桌面,“这可不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不知道敌人心里头要些什么?这才是最被动的,”..

    如果清楚敌人要什么?他还好行动些,可眼下却没办法,“对了,徐帆你怎么看这一次鬼门主的行动,”看着那徐帆的时候,摄政王的目光带着锐利。

    “怎么看待?谁知道啊,他的行动,眼下无非就是二点,自取灭亡便宜了别人,可这都不是他性格所要的,可他却选着了,让我也很奇怪,”

    如果说鬼门主一开始的行动,她们都可以看出是为什么?可此时此刻徐帆却也有点不懂,当然……如果联系道穆瑶瑶的时候,就会有了头绪。

    很快这徐帆摇了摇头,“对了,这是熹妃给我们的情报,看来……当年下毒的人有着好几个人,纳兰家的那女人也是参与在其中,”

    摄政王的语气很平静,可这徐帆却可以看到那摄政王眸底的暗火在燃烧着,如果说对于徐帆而言,那是无所谓的敌人,那对于摄政王而言,继皇后跟纳兰主母几个人,就是不声不吭的死敌了。

    “哦,看来当年还真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这纳兰家的人,也太爱多管闲事了,手伸的如此长,”眼下这都道了这地步,居然还可以将手伸过来。

    “熹妃那女人也不是吃素的,居然可以挑起继皇后跟这纳兰主母的争端,”眼下这纳兰主母跟继皇后斗了起来,而这熹妃则是很冷漠的,在一旁看着一场的争斗。

    “狗咬狗了,这三大家族你打算怎么处理?一直留着碍眼吗?”三大家族的人,眼下不是杀掉,这一直留着给来碍眼,还要好吃好喝的供着,这可真是好伺候的很。

    听到这话的时候,摄政王笑了笑,“你放心,我们不动,可没有说着鬼门主的人不动,只要在个一些时间,鬼门的那些人,一定会追上来的,”

    摄政王跟徐帆说了一些话后,徐帆就离开了,徐帆离开后,去了一趟这皇宫,而此刻这东门熙几个人也回到了医阁,东门家主一定这东门熙,“跪下,逆子……”

    听到这话的时候东门熙看了看自己的父亲,“父亲你让我跪下,也要给我一个理由,难道仅仅是这青州的事情吗?”

    “逆子你还明知故问,要不是你们,我们眼下会寸步难行吗?”看着那东门熙的时候,东门家主脸色几乎气的要扭曲了起来

    听到这话的东门熙笑了笑,“父亲你这话错了,如果不是我,现在这东门家恐怕早已经被砸了,父亲你要弄清楚一件事情,大夫……不是最珍贵的了,因为……人是会站起来反抗,而我们不会是她们反抗的人,你们……却会被拖下神坛,”

    在这千百年来,大夫一直站在神坛上,俯视着所有人,可在这一次后这大夫就会从神坛上掉下来,因为这些大夫是不会被允许站上去的。

    “你闭嘴,这是不可能的,只要你们不去给所有人看病,过个二年,那些人一定会跪着求我们的,就跟千年前一样,现在唯一的错,就是穆瑶瑶……锦医门还有你们,东门熙……我告诉你,日后你如果在敢跟那穆瑶瑶来往,就别怪来找我不客气了,”

    对于东门家主而言,眼下这一切的错都是这穆瑶瑶的错,如果没有穆瑶瑶这些人,在那开设什么医馆,给穷人看病,这些人就不会反抗,自己也不会沦落至此。

    见自己的父亲还在执迷不悟的时候,这东门熙忍不住摇了摇头,有些人活的在救,都没办法知道什么是对错,“如果没有事情,孩儿先离开了,”

    “逆子你这是什么态度,”东门家主立刻大怒了起来,可东门熙却淡淡扫了一眼这东门家主,神色冷冷了起来。

    “态度?父亲你还当自己是那高高在上的东门家主吗?现在的你,不过是一个被困在这里的废人了,因为只要你们敢走出去一步,就会立刻被人杀了,所以父亲还是收敛点脾气的好,”

    东门家主几乎要被东门熙气死了,东门熙可不理会,而是直接往这大门外走去,在离开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的纳兰思月。

    纳兰思月这些日子很不好,不可以出去购买漂亮的衣服,也不可以出去玩,一个人只能够待在这里,可是憋坏了这纳兰思月了。

    纳兰思月看着那地上的花,然后开始狠狠的踩了起来,都是那些贱民的错,如果不是那些贱民,眼下自己就不会被困在这种鬼地方了。

    东门熙在看到这纳兰思月的时候,眸色一闪的走了过去,这纳兰思月看到东门熙的时候微微一愣,“东门熙你怎么在这里,怎么……回来求伯父原谅?自甘堕落的贱皮子,庶子就是庶子,上不了台面的存在,就算医术好,也不过是卑微低贱的存在罢了。”

    纳兰思月可是看不起这东门熙,尤其是听到纳兰贵跟东门熙几个人去了这青州,更加是看不起了,觉得这些人压根就是自甘堕落的存在。

    东门熙对于这话可没有任何的在意,而是看了看这纳兰思月,“纳兰小姐说的对,不知道纳兰小姐是不是为出门无路而烦恼,如果可以……在下可以效劳,听说这顾兰纺里头,出了新的绸缎,是秦国的,”

    东门熙含笑的看着那纳兰思月道,纳兰思月被这笑容晃瞎了眼,看着东门熙的时候微微一愣,觉得这男人可真是诱惑人,不可否认这男人身份不好,可这容貌却真是一等一的好。

    “顾兰纺来心绸缎了,好我出去……”憋在这一个月了,都没办法出门,眼下的纳兰思月可以出门,自然是高兴的要命,立刻就要跟着东门熙离开,却没有看到东门熙那眸色的残酷,那冰冷的目光带着虐杀的寒意渗人的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