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仇的怒火难熄灭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青州一大早,穆瑶瑶几个人就开始给人诊断,一个个都拿着药材,有人坐在不远处开始喝药,脸上的肌肤好了很多,气色也渐渐便好。

    “多谢大夫,”一个个拿药的时候就说一句多谢,穆瑶瑶几个人没有多言,仅仅是点了点头,然后给人看病。

    在接下来的今天那暗夜跟这纳兰锦荣几个人都道了,纳兰锦荣比那暗夜要会来,暗夜看着那穆瑶瑶的时候笑了笑,“没想到你现在过的越来越不错了,”

    暗夜跟穆瑶瑶说话,不远处的东门熙站在门外,神色有着那阴冷,可很快就将杀意掩盖下去了,“东门熙……我可找到你了,东门熙你快点跟我走,”

    端木悦心一看到这东门熙,立刻就拉着人要走,东门熙皱了皱眉头,直接甩开端木悦心的手,“有什么事情?”

    冰冷的语气,跟以前判若两人,如果说一开始的他是温柔冷漠的,那此刻就是冰雪酷寒了,让所有人都没办法靠近。

    “东门熙我……”看着东门熙那目光,端木悦心张了张嘴,“我父亲她们要杀你,你跟我走,在过不久,三大家族的人就会联手,东门熙你虽然是东门家的人,可眼下东门家是留不得你了,”

    东门熙是东门家的人,可眼下东门熙的所作所为,是威胁道整个东门家的存在,东门家是不可能留下东门熙,东门熙听到这话看了看端木悦心。

    “从我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东门家的人留不得我,”东门家的人重的是利益,一开始自己比大哥厉害,让自己出来顶替大哥,就算知道自己弄死了大哥,也没有人过问,从这一点东门熙就明白东门家的冷酷。

    听到这话的端木悦心看着那东门熙,“你既然知道,就跟我走,东门熙……你知不知道,在这样下去,你会死的,东门熙……”

    “我的事情,跟端木姑娘你没关系,端木姑娘你都说了,三大家族的人会联手,所以你还是请回吧,”东门熙的冷漠让端木悦心退后了一步,神情哀怨了起来。

    “如果没有事情,我先离开了,”东门熙以前没有心思,现在更加没有心思,他有着自己的事情要做,端木悦心看到人离开的时候,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一旁的纳兰锦荣看到后抿了抿嘴,叹了一口气走过去扶着那端木悦心,“端木悦心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你在执着东门熙,又有着什么用?东门熙他不爱你,从来都不爱,”

    一句话让端木悦心哭了出来,直接就呜呜的哭,“我知道,可我哪里不够好了?我爱了他十年了,我第一次看到他就喜欢他,就喜欢他,我哪里不好了?”

    “世界上不是好跟不好,而是喜欢跟不喜欢,爱着你的人,会看到你的好,不爱你的人,不会看到你的好,”人就是这样,爱着一个人就算她在多不好,也会学着包容人。

    可如果是不爱的人,他不会去包容,也不会去姑息一点,听到这话的端木悦心,直接呜呜的哭着,纳兰锦荣叹了一口气的抱着人,终究没有多言。

    东门熙过了一会去找穆瑶瑶,看到这暗夜从里头出来的时候,东门熙的目光沉了沉,然后直接往里头走去。

    穆瑶瑶看到这东门熙的神色,不知道为何?是松了一口气还是闷闷的,东门熙放下了吗?如果放下了自然好,如果没有放下……穆瑶瑶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管太多了。

    就算东门熙没有放下,这可自己也没有一点关系,东门熙坐在房间里头,将端木悦心跟纳兰锦荣的来意说了一下,听到这三大家族的行动。

    “这种事情我们都预料到了,毕竟我们是断了这三大家族后路的人,东门熙……你想不想保下这东门家?”穆瑶瑶看着东门熙道。

    从她们来的时候,穆瑶瑶就知道三大家族跟很多大夫,都没办法放过她们,听到这话的时候,东门熙笑了笑。

    “为什么要保下?现在的我很好,我可以自己开设医馆,也可以自己做着自己的事情,”要钱不要多,却也可以自己过。

    其实东门熙还有着一件事情没有说,医阁里头的人都死了,东门家的家业就是自己的了,那万贯家财够自己用很久了。

    当然东门熙没有告诉穆瑶瑶,穆瑶瑶听到这话,叹了一口气,“罢了,我也不多说,这三大家族的事情,我会跟别人都说一下,这些日子出门小心点,”

    “恩我知道了,”东门熙点了点头,起身打算离开,却想不到穆瑶瑶开口。..

    “东门熙长乐的事情你放下了?”刚才对这暗夜的态度,是真放下还是假?说好不管,可想到那闻人长乐想到那暗夜跟东门熙,穆瑶瑶就觉得有东西压着胸口难受,闻人长乐是她的朋友,暗夜跟东门熙也是,她不希望看到那一幕。

    “放下了,”东门熙笑着道,那一刻的笑容,让穆瑶瑶仿佛看到了回到曾经的他,她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长乐如果知道了也会高兴的,”闻人长乐死了,带走了自己的爱,可爱着她的人活着,如果爱着她的人,为这仇恨交织着,她会不安的。

    东门熙走出去,眸色早已经便的阴冷,放下……笑了笑后直接离开,那些人都没有死自己怎么可能放下。

    纳兰思月暗夜,这些人自己一个都不会放过,东门熙直接走出大门,就往不远处的病人走去,很多仇恨不是忘记了,而是跟那酒一样在发酵,在一点一点的沉寂,等到了哪一个味道,就会被拿出来。

    眼前的东门熙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将仇恨压下去了,他要报仇却知道,很多人不是自己眼下可以动的,可没关系自己的人生很长很长,他会一个个送下地狱,先是纳兰家的纳兰思月,三大家族失势将这一切。

    纳兰思月也会没有任何人人保护,只要三大家族的人都倒了,自己就可以先动手为那长乐要公道了,纳兰思月是第一个,鬼门主也会紧跟其后。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