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疯狂如此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穆瑶瑶打算自己试药了,这徐帆虽然担忧,可眼下却还是清楚的在的,自己没办法去拦着,只能够顺着他的意思了。

    穆瑶瑶坐着开始用自己试药了起来,等这伤口后,立刻开始给自己包扎了起来,徐帆在一旁看着,穆瑶瑶笑了笑道,“哪里有那般严重,怎么说都要过一会才有症状,对了……你这睿王,现在毒解了,是不是得出去了,”

    “我跟在你身边,外头的人都知道我以身试药了,你这时候出去,可是谎言会被揭穿,”徐帆坐着道,这时候他可清楚,出去了没有多少好处,所以自己留着。

    穆瑶瑶嘴角抽了抽的看着对方,知道这徐帆是担心自己,可这理直气壮的话,却让穆瑶瑶摇了摇头,穆瑶瑶坐着,过了一会就感觉头疼发热了起来。

    穆瑶瑶分别了这毒性,有着破坏神经的毒,还有着那让身子渐渐溃烂了起来,穆瑶瑶低着头开始给自己做记录,徐帆直接走过去,抓住穆瑶瑶的手,然后开始接过这穆瑶瑶身上的笔。

    “我替你将这病情写下来,你别急……”这徐帆知道穆瑶瑶眼下身子不好,于是开始自己动手给她将症状写了下来,穆瑶瑶有人帮忙了,这会也轻松了很多。

    然后开始分析着这毒性,抓着那些药材,徐帆蹲着开始煲药,在这一天下来穆瑶瑶的脸色惨白,整个人看上去就跟女鬼一样,穆瑶瑶被徐帆抱在那怀中。

    任何人这穆瑶瑶的秀发,“你别动,我来喂你药喝,”然后开始吹着那药,给这穆瑶瑶喝了起来,穆瑶瑶张了张嘴喝下那药,神色渐渐带着笑意。

    “有时候我发现,这时候挺幸福的,你看看……天天被你伺候着,”穆瑶瑶笑了笑道,眸色一闪,“我打算用药了,这病差不多了,可以下药了,”

    徐帆神色一紧没有说话,给这穆瑶瑶喂药,穆瑶瑶喝下后,昏昏沉沉的谁了下去,在睡下去后,这徐帆直接将人放在后,就直接走了出去。

    徐帆走出去后,就看着那鬼门主,鬼门主靠在一旁,“知道为什么我们的血都有着那效果吗?”鬼门主看着那徐帆,没想到这徐帆也有差不多的经历。

    “知道,吃百毒,哪里有完人可在,”她们都是从小到大被喂毒了,吃了那些毒,一次次熬过来后,就成了那体内的毒术,眼下毒残留在体内,早已经不可能驱除了,一旦有新毒进来,还是会被吞噬掉的。

    “对了,你打算怎么办?”徐帆看着那鬼门主道,“听别人说,你打算要离开这青州了,去哪里?”

    徐帆本来不打算过问这些事情,可眼下这里头有穆瑶瑶的努力,徐帆的话让鬼门主看了看房间里头,看到这房间里头的人后。

    “自然是有着动作,你放心……我不会那般偏激,”最少接触了那穆瑶瑶后,鬼门主是有所改变的,这改变让鬼门主慢慢的开始改变了。

    鬼门主看了看这穆瑶瑶后,“不过你放心,我会等青州的人好了后才离开,”说着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看着那鬼门主离开后,徐帆摇了摇头,却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人,东门熙看着那鬼门主,“他是鬼门的人,”

    “恩,鬼门主……”徐帆没有半点犹豫了,直接将这话说了出来,东门熙听到这话的时候,脸色难看,直接就冲了过去。

    “为什么?那是你妹妹,是你亲妹妹,是你亲妹妹,你为什么如此无动于衷?”看着这徐帆的时候,这东门熙的语气愤怒了起来。

    听到这话的时候徐帆笑了笑,看着东门熙的神色淡淡,“妹妹?东门熙你的大哥是怎么死的?”

    这一句话让这东门熙脸色难看,因为他知道这徐帆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清清楚楚的告诉他,在这世界上兄妹算什么?兄弟又是什么?

    在这宅院的争斗里头,别说兄弟了,就算亲生父子也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对方,“所以东门熙……我要的是利益,而不是这所谓的兄妹情,更何况……害死闻人长乐的是她的愚蠢,为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一次次一次次不听任何人的劝告,这就是她的愚蠢,”

    对于闻人长乐东门熙是心疼,可徐帆仅仅是感觉她自己蠢,为这暗夜一次次受伤,却还是不知悔改,这不是自己作死又是什么?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那东门熙脸色难看,“不许你说她,不许你说她,”东门熙的脸色难看,要跟徐帆动手,可很快直接让那徐帆推开,直接摔在地上。

    “害死了闻人长乐的是这世界,不是任何一个人,是她自己死在这时代,便说明她不过如此,怪不得任何人,要怪就怪她自己,命该如此,”徐帆除了给穆瑶瑶温柔,其他人可都是冷血无情的,那闻人长乐护着的人很多,可最后却还是死了,这就只能够怪她自己没用,怪不得任何人。

    东门熙听到这话低着头死死的咬着牙齿,那徐帆直接转身离开,话也没有说半句,穆瑶瑶早已经被惊醒了,出门就看到那东门熙在哭,顿时微微一愣。

    在看了一会后,就无声无息的直接转身离开,在这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执着,穆瑶瑶的坚定,徐帆的坚定,闻人长乐的坚定,还有着东门熙的坚定,没有谁可以去责怪谁,因为每一个人立场不同而已。..

    东门熙坐在,看着那手掌上的血,神色带着那阴毒,是啊,这世界是不需要那弱者活着,所以闻人长乐死了,“啊啊啊……”

    就算如此,她也不允许任何让去说她,她是他心中的宝贝,是这一辈子一辈子都要守着的人,这世界他从来都不想要,也不需要了,没有她的世界是不需要存在的。

    穆瑶瑶不知道这东门熙的想法,也不知道在很久很久后,这东门熙跟自己走的路会越来越远,在那一条的道路上,终究有着二个分岔口,任何人在出发点一样的情况下,却都会在后来,走了分岔口的路,从此分道扬镳。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