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亲吻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鬼门主进来坐……”看着那鬼门主的时候,徐帆含笑道,这男人将这穆瑶瑶绑走的事情,她可是没有忘记,不过看着慢悠悠多日的努力,有了效果也不好去毁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鬼门主笑了笑然后直接走进去,坐在一旁,徐帆开始给这鬼门主倒茶,鬼门主端着茶喝了一口,茶的味道很好,单单的甘甜,看着那徐帆据说这人是睿王。

    “睿王才是,我该叫你古门主还是睿王殿下?”鬼门主淡淡的看了看这徐帆道,徐帆听到这话的时候,神色淡淡的看了看这徐帆,说话的时候更加是带着那嘲弄。

    身份尊贵的很,古门在外带这睿王,对于睿王这身份,他没有多看重,可这古门主的身份却多多少少是在意的,更何况眼前这男人还是古门第一杀。

    “在这里可不说这些身份,我是想问鬼门主你有着什么打算?是跟着瑶瑶去做这接下来的大事,还是要一个人独做?”这些大夫眼下都跟惊弓之鸟差不多,只要这青州的毒解开了,医阁那些人就在也没有半点用处。

    医阁的人眼下一个个都将这青州的事情说话,说鬼门主不除掉,她们就不解毒,可如果这慢悠悠解毒了,这医阁里头的人,就承受这穷人的怒火,跟那齐帝的怒火了。

    “怎么做?谁知道,”说话的时候,那鬼门主看了看那地面,说话的时候,神色淡淡了起来,可那目光却早已经有了决定,坚定的目光是不可能会有迷茫的时候。

    鬼门主跟这徐帆聊了许久,穆瑶瑶醒过来的时候,进去给这些病人看病,用这透视眼将病人的血液都检查了起来,在将体内的有害物质都剥离。

    穆瑶瑶没有去找徐帆,因为没有空,这些病眼下自己是没办法分神一点,穆瑶瑶看着那些血,将草药上头,在用透视眼看着。

    看着液体可不可以侵蚀这毒液,在事了很多后,这穆瑶瑶神色冷冷了起来,“门主你过来一下,”

    听到这话这鬼门主走了过去,穆瑶瑶掀开对方的衣袖,鬼门主微微一愣,手有着不自然,穆瑶瑶用匕首下手,鬼门主到也没有拦着,在隔开一个口子后,就将血滴了出来。

    “你中毒千万而不死,我想用你的血试试看,”穆瑶瑶打算从这鬼门主身上的血提炼解药出来,鬼门主听到这话却冷冷的笑了笑。

    “呵呵……呵呵……”穆瑶瑶的话惹的鬼门主哈哈大笑了起来,“穆瑶瑶你是不是弄错了,我的血可是人都毒死了也不奇怪,眼下你说着话,可真是让我不得不发笑,”

    自己的毒血可是杀人的,可眼下却被这穆瑶瑶说要拿这毒血去救人,这杀人的毒血拿来救人,这鬼门主听着都觉得可笑了起来。

    穆瑶瑶挑了挑眉看了看这鬼门主,“你不知道世界上有着一句话吗?砒霜都可以是救人的良药,为什么这不可能?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有着它的用处,只是你没有做好,小小的乌头,如果下错了,可以毒死人,可下对药了,却可以救人,就跟门主你手上的刀一样,”

    穆瑶瑶将手中的东西继续着,说话的声音悠悠着,“如果在杀猪的人手上,你觉得还有多少人会惧怕这杀猪刀?”

    “……”鬼门主觉得自己心情不好了起来,自己的狂血刀成了杀猪刀,看了看这狂血刀,仿佛感觉到狂血刀那郁闷了,看来狂血刀也是觉得自己很委屈。

    狂血刀是杀人的利器,可当成为了杀猪刀后,他觉得果然是没有人害怕了,穆瑶瑶坐着开始忙碌着,将那血滴在上头,那鬼门主看着。

    白皙的脸颊细密的肌肤,红扑扑的脸蛋显得格外可爱,在低着头那专注一件事情的时候,那眸子就跟那璀璨星光一般,忽闪忽闪的格外让人喜爱。

    侧脸微微想,淡淡的让人心醉,鬼门主看着不由自主的看着那穆瑶瑶,看着穆瑶瑶的时候,神色渐渐陶醉了起来,“穆瑶瑶……”

    穆瑶瑶抬起头就看到那鬼门主靠近,看着那鬼门主的时候微微一愣,“如果哪一天我死了,你会记得我吗?”

    听到这话穆瑶瑶微微一愣,用那说不出的目光看那鬼门主,“你没有病吧?要我给你看看吗?”无缘无故说死干什么?

    “我叫张翔州,记住我的眸子,张翔州……”听到这话穆瑶瑶微微一愣的看着鬼门主,张翔州?

    “张翔州?为什么要告诉我你的名字?”那一刻的穆瑶瑶不知道怎么说?就是有种感觉,这男人会离开了,也许……日后会在意的看不到。

    “因为是你,所以说了,这东西给你,穆瑶瑶……如果哪一天我死了,我希望你可以记住我,”这话说的没头没脑,可穆瑶瑶却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你别告诉我,你哪一天要自己去作死?别说我会记住你了,我啊……就是将你转身就忘记了,”穆瑶瑶笑了笑道,可突然那脸颊一热,就感觉有人亲了自己。

    穆瑶瑶睁大眼睛的看着鬼门主,不敢相信这鬼门主会亲自己,那一刻的她该怎么说,心扑通扑通的跳着,那眸子睁的很大,很大不敢相信。

    “穆瑶瑶你会记住了,”鬼门主的话让穆瑶瑶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看着人离开的时候,忍不住嘴角抽了抽,自己被亲了,哇靠这男人什么意思?无缘无故亲自己干什么?..

    穆瑶瑶在下一秒就感觉有人拉着自己往外走,穆瑶瑶要说话,就看到那徐帆拿着湿毛巾给自己擦着脸颊,凸(艹皿艹)

    穆瑶瑶在看到徐帆给自己擦脸的时候,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徐帆脸色阴沉沉的,那黑气几乎肉眼可见,穆瑶瑶感觉自己的额头跳动了几下,脸色忍不住虚了起来,虽然不是自己亲的鬼门主,可她对上徐帆的目光,还是忍不住虚。

    “徐帆……徐帆……你……你生气了?”小心翼翼的叫着徐帆的眸子,目光带着那讨好,“是他亲的,跟我没关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