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鬼门主番外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他叫张翔州,是张家木匠行的少东家,他有着一个很漂亮的妹妹,年方十五左右水汪汪的大眼睛,嫣红的小嘴看着你的时候,那弯月清水的眼睛就仿佛会说话一样。

    娇小的身子看上去就跟那没有长大的孩子,其实就是小萝莉,看上去可是惹人怜爱了,他的妹妹喜欢穿红衣,那身上中是一身嫣红色,穿在她的身上却没有俗气,反而觉得很魅。

    有种像那山里头的狐狸精一样,勾人的心魂,对于这妹子她们一家人都很喜欢,调皮的性子惹人可爱,哪一天跟往常一样。

    这城里头的李大夫家,有着一个嫡子很是得宠,哪一天来家里头订做那木床,对是木床,李鹤从小就风流,十四岁就开荤了,尤其是对于这女童更加是喜欢的不得了。

    这种怪癖很多人都知道,厌恶的不得了,他也是如此,哪一天李鹤来订做那床,有些挑剔,可对方是客人,就算自己在不喜欢,他也忍下来了。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妹妹纪情下女课回来了,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李鹤其实完完全全是宠着他的妹妹来的,李鹤看纪情的目光有点那贪婪,他知道不好,就让这纪情进屋。

    纪情虽然平日里贪玩,可对于自己这哥哥却很是信任,点了点头就进房间,可那李鹤却道,“这就是张小姐,果然跟传闻里头的一样,张小姐你好,我是李家李鹤,”

    纪情听到这话看了看这李鹤,在看了看那张翔州神色带着那疑惑,张翔州看到这后,不得不点了点头,让对方应声。..

    “纪情你回去做些事情,”他接机让这纪情离开,纪情点了点头就离开,那时候这李鹤没有拦着,他松了一口气。

    可她却不知道,这狼看上了猎物,就不可能会太轻易松口了,在接下来的日子,他坐在那木床,这李鹤也经常来,那时候的李鹤彬彬有礼。

    对所有人都是很友好,而且在后来见了纪情也没有太过出格,她渐渐的就放下了心,纪情对于这李鹤,也从一开始的防备,道最后的接受。

    而他你却不知道,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事情还在继续着,李鹤将纪情给骗了,然后在外头将其玷污了,那时候的纪情哭着回来,可却不敢将实情说出来。

    只能够一个人躲着哭,后来李鹤还没有玩够,便又来寻然,纪情年纪小,被骗了后,很快又被李鹤哄了回去。

    一个十五岁未道的少女,在面对那情场老手哪里是这李鹤的对手,整个人都被那李鹤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在等自己发现的时候,才知道出大事情了,只可惜那时候他早已经没办法改变任何的事情,因为那时候这纪情居然怀孕了。

    他又气又怒了起来,看着那地上跪着的激情,此刻那纪情哭着道,“哥哥我有孩子了,那男人骗我,她骗了我,呜呜……哥哥你说我要怎么办?”

    纪情哭的厉害,那小脸楚楚可怜他心疼,可却也愤怒,给了纪情一巴掌,气这纪情的不听话,如此轻易的就上当了,可也恨自己的疏忽大意,如果不是自己这纪情就不会被骗了。

    “哥哥我知道错了,可我也……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说会娶我的,呜呜……他骗我,骗我……哥哥……”

    那一句句的哥哥,让他的心都被磨化了,就算在多的气,在多的怒,可眼下又可以怎么办?

    看着纪情的时候,他叹了一口气,“你这丫头……怎么就不知道听话,你怎么就不知道听话,”

    语气心长的说着那激情,那纪情哭着道,“我知道我错了,可他说会娶我的,呜呜……”

    他知道自己的妹妹这般被糟蹋了,哪里会放过这了李鹤,于是想办法逼这李鹤将自己的妹妹娶回去,虽然最后李鹤妥协了,不过仅仅是娶来为妾的。

    可他家虽然是木匠,有点家业可终究没有多少,不如这李家,而自己的妹妹又被逼的有了孩子,他不得不妥协,妹妹下嫁过去后。

    家中老妈得了重病,他去求这李鹤,那时候的才知道,自己的妹妹嫁过去后,整个人都过的生不如死,消瘦的不得了,而且还流产了。

    这李家哪里是她们这些人可以逼的,就算娶的时候答应了,可他却没有想到这人去了进去后,压根就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

    最后的最后,自己那妹妹惨死在那里头,自己的母亲也染了重病,最后自己要保护,这大火烧了那木匠,自己回去的时候,母亲被烧死了,小妹也死了。

    自己被抓住,活活的虐待,然后将他做成了药人,生不如死的折磨二年下来,不知道什么是活着什么是死掉?

    日日夜夜都过这同样的日子,最后她被鬼门前任门主救回了,在前任门主将自己的内力传给了自己,自己得了这内力后。

    二话不说就开始了报仇,在灭杀了这李家后,就将这李家的所有人都杀了,一个个一个个都活生生的将这肉一刀一刀割了下来。

    听着那些惨叫的时候,他觉得心里头格外畅快了起来,整个人血液也不断沸腾。

    夜深深这鬼门主睁开眼睛,揉了揉额头,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喝了很多酒,也许是喝了这酒后,整个人晕乎乎的,做了一个个的噩梦。

    梦到了很多很多年前的事情,大概快十年了,十年的人生对于别人很长,对于他来说更加是仿若隔世,端着那茶杯喝了一口茶,就看到不远处爬着睡的穆瑶瑶顿时微微一愣。

    走过去看着那一张小脸上带着疲倦的时候微微一愣,这时候才想起来,因为自己醉酒了,居然长着那穆瑶瑶不放,眼下醒过来反而多了几分尴尬了。

    “你这丫头,如果当初遇见的人是你,也许会大不相同,”人生很多苦难都吃过了,可这穆瑶瑶他还是看不懂,不知道穆瑶瑶到底是什么性子,看上去善良,骨子里头的冷酷,柔和却有着那刚硬,心善却也狠辣,真是让人奇怪的人。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