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停不下的颤抖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你到是说的好,一将功成万骨枯,”鬼门主冷冷嗤笑道,“有时候我发现你的心,比任何人的都冷硬,的要残忍。”

    “不是残忍,而是适者生存,”穆瑶瑶垂眸低语道,这不过是她经历了很多悟出来的一个道理,你去指责那些人,可很多时候往往打俩。

    就说她活着那世界的万里长城,所有人都说秦始皇残暴,将百万农工找去修建长城,在那时代十之八九都会说秦始皇残暴。

    可千百年后,当所有人站在那长城的时候是什么感觉?骄傲自豪,那无以言表的骄傲你说怎么都没办法掩饰的,可那长城是血铸成的,这一点也不可否认。

    可谁又有着资格去说?说那万里长城是一个错?人不会看那些失仅仅是会看到那得,眼下这一切在过千百年后,谁又可以来评论那对错。

    看着那穆瑶瑶,鬼门主也低着头没有说话,是啊……对对错错谁分的清楚?适者生存这就是这世界的王道,良善也好,残忍也罢,最好活着就好。

    穆瑶瑶将那药放好后,就开始给这鬼门主看身子,“这青州哪里……你有着什么打算?”穆瑶瑶的声音轻轻悠悠道,,说话的时候带着那幽幽的叹息。

    “为什么问我?这不是你自己去决定的吗?”鬼门主看着那穆瑶瑶挑了挑眉道,那伤痕累累的脸上,有着那似笑非笑。

    “我现在是你的人了,人命都是你的,我还有人身自由吗?当然如果门主大人你要还我人身自由,我也很乐意的,”穆瑶瑶眸色闪过那幽光,煦煦的发亮了起来。

    那鬼门主看到那穆瑶瑶眸底的狡诈,那明亮的光彩让人忍不住沉迷,看着她的时候,那明珠帮的色彩几乎要将人吸进去。

    那是不同这时代的明媚,与那格格不入的气质,可眼下却还有着那识时务者为俊杰,鬼门主坐起掐着那慢悠悠的下巴。

    “穆瑶瑶看着我的眼睛?”穆瑶瑶抬起头对上眼那鬼门主的眸子,因为是那毒药发作的缘故,眼下的目光带着那悠悠的鬼火,与赤红色的血液。

    是那般的让人恐惧,穆瑶瑶身子僵持着,不敢有着办法都动作,那鬼门主在看到这穆瑶瑶的神色后,“正巧我这些日子,也有空先出去走走,你……要不要跟去去青州一趟?”

    鬼门主的话让穆瑶瑶有些意外看着那鬼门主的时候,穆瑶瑶没有想到鬼门主会邀请自己去那青州,虽然自己又此意可眼下却还是多多少少有怀疑。

    “怎么你不敢?”鬼门主看着那穆瑶瑶,见那穆瑶瑶的神色时道,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笑了笑,抬起头看着那鬼门主,将那鬼门主的手你跟拍开了了。

    “为何说我不敢?我从来没有说过不去,”看着那鬼门主道,自己眼下都不会说不去,青州的事情自己是实在没办法放下了。

    鬼门主得到这话很满意,将那被拍开的手收回了,在收回后,直接靠在一旁躺着道,“回去准备一下……”..

    听到这话的时候穆瑶瑶点了点头,直接转身离开,穆瑶瑶在端着那水出门的时候,“穆瑶瑶……你这一辈子最大的希望是什么?”

    “心愿是什么?”穆瑶瑶看着那鬼门主道,神色沉默了一会道,“我的心愿……不知道,我也不清楚,可我却知道,眼下要做的是什么,一辈子太长了,长的你都没办法算计,所以我会看眼前,不会看太远,”

    这话让鬼门主看了看那穆瑶瑶点了点头,就让那穆瑶瑶下去,穆瑶瑶出门,就遇到这何姑娘,何姑娘看到这穆瑶瑶完好无缺走出来的时候措意了一会。

    很快就低着头没有多言的走进去,穆瑶瑶没有在意而是自己离开去看那些孩子了,而此刻这何姑娘走进去后,就看到这鬼门主神色微微一愣,身子有些僵持。

    脸上虽然没有任何变化,可身子却本能的感觉危险,手心也在冒汗,“门主……你真的打算跟那穆瑶瑶去青州吗?”

    听到这话的鬼门主回过头,那幽幽的眸色忽明忽暗,让那何姑娘退后了一步,那目光带着更加多的恐惧。

    “对我的绝对不满意?”鬼门主仿佛没有看到这何姑娘的恐惧一般,也许是早已经习惯了,所以不会去在意,人就是这样。

    尊敬你惧怕你,对于这些鬼门主看多了,无论是跟着自己的人,还是厌恶自己的人,对自己露出的无一例外都是有着那惧色,就连眼前这何姑娘也不例外。

    何姑娘听到这话脸色惨白了起来,立刻就跪在地上了,“没有……奴婢没有,奴婢只是觉得,那穆瑶瑶事情看上去良善,却并不值得可信,”

    虽然这锦医门是不错,可谁知道那穆瑶瑶是不是包藏祸心?更何况……她有些不喜欢这鬼门主,看着穆瑶瑶的目光,虽然……一样的冷,可那眸色的柔和温暖却让人不由自主就忍不住怀疑,那穆瑶瑶在鬼门主眼中是不是不同?

    鬼门主对于这何姑娘的话,可没有半点在意,“信任?这世界上谁可信?一个人不背叛你,是没有给对筹码,只要那给丢了筹码,就算那个人是你亲爹,都会在下一秒踹了你,所以你说谁可信?”

    看着那何姑娘道,这世界上什么人可以信任?因为这世界上所有人都一样,她们医者自己的利益,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背叛一切,也会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掉性命,也要去守护。

    所以他不相信任何人不会背叛自己,听到这话的何姑娘张了张嘴,她想说自己不会,可那鬼门主却没有给自己目光,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何姑娘只能够自己下去,在下去的时候神色有着那哀怨,我是可以信的。

    何姑娘想告诉他,自己是可以信任的,可怎么都没办法说出来,因为……她喜欢他,却也恐惧着,害怕着他,为什么每一次都没办法让自己的颤抖停下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