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事变

作品:《农门春色:丑颜魅惑俏狼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穆瑶瑶做了香皂,是用那猪油做的,在做的时候,不少人看着穆瑶瑶,一开始不懂她在做什么?可出来后效果很好,小孩子将那泡泡吹着。

    “这泡泡好香,”闻着那泡泡的时候,微微一愣,然后露出笑容的看着那穆瑶瑶,新奇的东西对于小孩子来说是最有吸引力的。

    尤其是这香皂了,手工制作的小巧好看,在加上这世界上没有,就更加惹人喜欢,这穆瑶瑶的锦医门洗手用的就是这香皂了。

    “姐姐这东西下一次我们在做,可好闻了,”一旁的大丫也笑起来,对于这香皂身为女孩的她们会更加青睐喜欢。

    穆瑶瑶听到这话,笑了笑然后给那孩子搓着那头发,“喜欢的话,明天我们在做,做多几块给更加多的人送去,”

    穆瑶瑶眼下打算做香皂来送人,而此刻这一旁的鬼门主也蹲着,伸出手用那香皂洗了洗自己的手,发现这香皂很好用的时候道,“这真好,”

    看着那穆瑶瑶的时候,那鬼门主笑了笑,“这东西是不是你们里头都有?”这“你们里头”说的就是大夫那些人,他想也就大夫喜欢这东西。

    “这可不是她们的,是我的专利,另外门主大人闲着没事干是不是?那去那边……”穆瑶瑶笑了笑,指了指不远处也让鬼门主去给那些孩子搓头发。

    “好,就知道你这丫头不会便宜了我,”这穆瑶瑶可真是越来越大胆了,这使唤自己的时候,可半点都不客气。

    “你这可真是会享受了,”看着那不远处提着热水的孩子,跟那些在一旁洗澡的人,这身上香喷喷的,而且那衣服也干干净净,还有孩子是不是给穆瑶瑶喝水。

    这等享受让这鬼门主也忍不住嘴角抽了抽,穆瑶瑶可不认同这话,“我这是付出多少就得到多少,我对这些孩子好,她们自然也对我好,来送去给顾大娘……”

    穆瑶瑶将一些衣物给那大丫,一边烧水一边洗澡,在火堆旁边烤着衣服,在这地方火是最多的,柴更加是如此,周围到处都是树枝,让小不点捡几条回来就好。

    鬼门主看着那穆瑶瑶,在看了看这香皂,犹豫了一会这才道,“你给我也拿几块,我要没有用过的,”

    这还是第一次从一个女人手中讨要东西,多多少少有些不习惯,不过鬼门主脸庞厚,那银色面具不是白带的,说出这话就算心里不好意思,可银色面具当着让人看不出半点。

    “好,大丫……你快点给我去拿一块香皂来给这门主大人,”穆瑶瑶对于鬼门主要,也没有小气,直接叫那刚刚回来的大丫去在找几块来。

    听到这话那大丫点了点头,立刻就去拿着了一块香皂来,这香皂上还有着几片花瓣,看着那花瓣的时候,那鬼门主微微一愣,闻了几声微微一愣。

    “这是……”是桃花的香味,听到这话的时候,那鬼门主直接就放到怀中,穆瑶瑶看到那香皂的时候,本来想说大丫拿错了,那是闺女们用的,因为那上头是香喷喷的。..

    可看到这鬼门主淡定自若的放怀里的时候,穆瑶瑶觉得自己在多说就是自找麻烦,算了……反正鬼门主自己都不嫌弃,自己也没有必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穆瑶瑶在这鬼门里头过的很好,而这徐帆却脸色不好,摄政王看着徐帆笑了笑道,“这丫头的日子过的可舒服了,现在这鬼门主都为她忙前忙后,她可享受了,”

    摄政王嘴角抽了抽,一开始的时候她觉得那穆瑶瑶多多少少会吃苦,只可惜……他错了,这穆瑶瑶在哪里别说吃苦了,压过就是过的舒舒服服。

    这鬼门主眼下都给她做工,瞒着洗菜摘菜了,其实摄政王一开始就知道鬼门在哪里,不过没有去动鬼门,因为他跟那穆瑶瑶想的差不多,眼下杀了这人,也是无济于事,所以想用另外的对策来解决。

    而这原定计划里头也有着穆瑶瑶这人,眼下这穆瑶瑶去了,比自己意料之中要好,徐帆看了看这摄政王,“摄政王你好像很是幸灾乐祸,”

    “哪里,”这摄政王笑了笑道,虽然觉得这徐帆眼下很气,可他去很高兴,最少穆瑶瑶走的路,跟自己走的差不多,她自然是高兴。

    徐帆看了看那摄政王,端着茶喝了一口,对于这穆瑶瑶她也是叹气,自己是担心可这穆瑶瑶却过的很不错,眼下这鬼门里头,有鬼门主看着,她的日子会差才有鬼。

    “对了,这医阁的人,你打算怎么办?”医阁里头的人,对穆瑶瑶动手,这徐帆可没有忘记,眼下就看这摄政王了。

    摄政王听到这话笑了笑,“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办,”看着那徐帆的时候,摄政王开口道。

    医阁的人眼下看来是一个都留不得了,这些人留下也就是一些祸害,徐帆点了点头,对于这没有反对。

    这医阁的人,眼下是一个个气焰嚣张,在加上青州的事情,认定会有人来请,只可惜摄政王压根就没有去请,反而将青州的事情说了出去。

    “父亲我们怎么办?摄政王压根就没有要请我们的心思,父亲……这青州有闽清照父子去了,如果这病被医好了,我们……我们……”

    纳兰锦荣有着焦急了起来,虽然觉得青州的事情太过分了,可眼下他却没办法改变,因为这是自己的父亲,自己没办法去阻止,因为等要阻止的时候,事情早已经晚了,在加上这些日子,外头总有人在医阁外围着,丢这石头的时候,纳兰锦荣想,错了,她们一定有哪里错了。

    “怕什么?我们是官医,眼下又有着朝堂的人护着,那些下贱的人可以拿我们怎么办?”他就不相信这闽清照可以解毒,青州那里的问题,闽清照跟闽父几斤几两他还是清楚的。

    纳兰家主半点都不担心,自己有免死金牌,可不怕什么下贱的人来报复他们,他只需要等着青州没办法收拾,这摄政王自然会替自己出头。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