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6章 第2677 最亲的人4

作品:《茅山捉鬼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八一中文网] http://www.81zw.cc 更新最快!

    “什么律法,我不管这个,反正,你们想从面前带走我爹,门都没有,别说我不给你徐公面子,就算大帝亲自来也没用,无非一死,我现在能站在这跟你说话,真的已经给你面子了徐公,若你要来硬的,我顷刻间就将阴阳司的人调来,到时候在阴司闹个天翻地覆,然后一起远走风之谷,跟阴司再无往来,又有什么关系!”

    徐文长沉吟起来,叶少阳这番话,让他认清了一件事情:叶少阳,是有实力跟阴司叫板的。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三界之内,尽归酆都。

    原则上,所有生灵都要听从阴司的号令、遵守阴司的律法,但总有一些人,是阴司也管不住的。

    叶少阳已成上仙,别说人间无敌,就算在阴司,也没几个能制得住他。

    不过最重要的,是他背后的势力,阴阳司和风之谷。

    还有一层

    叶少阳如果真照他说的做了,不光是阴司少了一支生力军的问题,之前那些运筹帷幄,阴司一切用在叶少阳身上的资源和照顾,都等于白费了,甚至等于给自己培养了一个对手,这绝不是阴司想要的结果。

    “师爷,属下愿意受罚,但泄密之事,却是没有的。只因今日是属下生辰,少阳是我独子,也是我在人间唯一的亲人,属下今日实在是太过思念亲人,才犯下过错,听凭师爷处置。”叶兵拱手求情,态度十分谦卑。

    叶少阳一看就火大了,望着徐文长,冷冷道:“老爸不要求他,什么轮回司的官差,不做也罢!”

    徐文长当正在找台阶上,对叶少阳这句话自动过滤,不理他,望着叶兵,做出同情的表情,叹了口气道:“这些年,也的确难为你了,你在轮回司也是一向恪尽职守、从未犯错,今日特殊情况,念你又是初犯,暂且记下,不做追究,倘若再犯,一并处罚,如何?”

    “多谢师爷!”叶兵急忙道谢。

    徐文长又环视了一边在场众人,道:“叶文书是我等同僚,偶有犯错,亦情有可原,今日回去,尔等只当无事,圣帝那边,本官自去分说,列位请回。”

    这些银甲鬼武士领了命令,一起都退走了,只有徐文长和身边两个随从还在。徐文长对叶兵道:“叶文书,你也该走了。”

    “领命!”叶兵用力地握了一下叶少阳的双手,四目相对,说不尽的父子亲情。

    “少阳,我走了,将来你若是思念为父,可烧信给我,只是断不能再见了。你多注意身体,为父对你,只有一句期望:无论如何,一定也努力好好活下去。”

    叶少阳心中感慨,什么天师,什么人间无敌的实力,在为人父母的眼里,这些都不重要,只要孩子能好好活下去,健健康康的,比什么都重要。

    叶少阳用力点头,道:“父亲也保重,将来有机会我再来看你。”

    随后转身望着徐文长:“徐公,今天你带了这么多人来抓我父亲,等于无功而返,还被我打伤了一个,他们不会为难我父亲吧?”

    “我亲自承诺无事,我的话,你至少还是可以信的吧。”

    “好吧,反正我爸如果在轮回司受委屈,我就去大闹一场,无所谓的。”

    徐文长苦笑,换成别人说这话,多半都是装逼,但叶少阳这么说,他是不得不信的,况且,他也不是没去轮回司闹过。

    “少阳,我走了。”叶兵久久凝视叶少阳,最后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笑了笑,转身离去。

    老爸

    叶少阳怔怔地望着叶兵远去的背影,心中说不出的感慨。

    叶兵走后,叶少阳缓了半天,调整情绪,望着徐公,有些不快地说道:“徐公,你跟我的关系,也算是好朋友了吧,你今天带人来抓我爸,这事整的有点不地道吧。”

    徐公在阴司地位崇高,人间法师,真没谁敢在他面前称朋友,也就叶少阳一个。徐文长倒是不在意,苦笑道:“小天师,我今天能来,已经是看在朋友面子了,不然我一个师爷,犯不着亲自管这档子事吧?”

    叶少阳心中一动。

    徐文长接着说道:“你试想一下,若是几位法王带人前来,情况可就不同了,毕竟你父亲犯令在先,谁也包庇不了。”

    叶少阳恍然大悟,拱手道:“那真是谢谢了,不好意思我误会你了。话说,您老跟你那个女徒弟怎么样了?她在人间咋样,如果再被欺负,记得告诉我,我帮她出头啊。”..

    提到女徒弟,徐公老脸一红,狠狠瞪了叶少阳一眼,斥道:“休得胡言!”

    随即摆了摆手,“行了行了,你走吧。”

    叶少阳道:“对了徐公,我目前在承德,调查圣灵会的事,八成跟法术公会有关,您老知道点是什么。”

    徐文长捋着胡须,沉吟半晌,对两个随从说道:“你们去外面等我!”

    两人心领神会,去外面把风去了。

    徐文长往叶少阳面前走了一步,道:“实话说,这事我并不知情,但若真是法术公会还须得你们自行处理,阴司会支持你们,但无可奈何。轩辕山,算是道门仙界,不受阴司管辖,再说阴司也不能大举前往人间,去过问人间法术界的纠纷”

    叶少阳耸了耸肩,“说了半天,还是靠我自己干。”

    “若真查明他们幕后是圣灵会,阴司可以暗中助你,但不能跟轩辕山撕破脸皮。”

    叶少阳点点头。

    “你上次让我帮你安排与白起的会面,我已经打点好了,你什么时候去见。”

    “这回头吧,我现在没空。”

    想到自己的肉身还在精神病院的厕所里,自己这也来了也有一段时间了,不能再耽误,虽然十分想见白起,也只有下次了。

    徐文长应了一声,道:“既如此,你走吧。”

    “你先走,我就地破开虚空就可以。”

    徐文长又跟橙子打了招呼,然后离开了竹林。

    “老大,你你父亲,我应该叫爷爷还是大伯?”橙子歪着脑袋。

    PS:如果您觉得本站不错,还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